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921,413
  • 关注人气:1,27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47范睢明知白起谎报战功却不点破等什么?

(2021-02-09 08:39:56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47章 伊阙之斩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就在咸阳宫大廷正殿沉浸在近乎狂热的气氛时,相国张禄却起了疑心。

依尊卑他举樽敬完秦王后,又转头敬白起。从前面下来,见上卿蒙骜正在向王龁敬酒,他就端着酒樽走了过去。

王龁、蒙骜一看相国过来了,都停止说话,一起抱樽向张禄致礼。

“相国有礼。”

“有礼有礼。”

张禄朝二人拱拱手,转头对王龁道:

“王将军立下此盖世奇功,可喜可贺。本相敬王将军一樽。”

王龁赶紧躬身施礼:

“不敢,全赖吾王圣明,上将军行策,将士奋勇……”

张禄不待王龁谦虚完,像是无意闲聊一般打断道:

“王将军此役,先与赵国名将廉颇力战,斩其裨将赵茄,俘敌七校尉,可有此事?”

“相国千里之外,一切了如指掌。”

“长平之战全歼赵括四十余万,除了将赵军主帅射杀之外,可有俘获裨将都、校之尉否?”

闻听此话,王龁一愣,脸色有些僵硬,支吾了一下,然后才道:

“呃,这个,有,有。”

“战报中,如何不见登录?”

“呃,当时事急,来不及一一登录。”

蒙骜在一旁看出王龁神情有些异样,心有不解,也就跟着问了一句:

“那、那这些人呢?也、也跟着赵卒一起坑、坑杀了?”

“是,对。正如蒙上卿所言,都一起坑杀了。”

张禄故意长嘘一声:

“喔——,可惜可惜。俘一二裨将都尉回咸阳,也能助吾王侦查赵王兵力钱粮。”

蒙骜有同感:

“是,可、可惜。莫、莫说斩一名校尉功抵杀敌一百。斩一名都尉功抵杀敌一千。但、但就这里面,未、未必没有可用之才。可、可惜可惜!”

“是是,可惜可惜。”王龁附和了几句,赶紧找个由头走了。

望着王龁的背影,张禄像是闲聊一样突然问蒙骜道:

“二十二年,蒙上卿将兵伐齐,统兵多少?”

蒙骜答道:

“五万。”

“杀敌俘敌多少?”

“杀、杀敌一千余,俘敌八百余。”

“武安侯长平之战将兵多少?”

“总计有五十余万吧?”

“俘敌多少?”

“四十余万。”

“多少?”张禄故意追问一句。

“四、四十余万,捷报如、如是说。”

张禄阴阳怪气一笑:

“呵呵呵呵,武安侯公真乃神人也。可是本相不解了,既然将兵五十余万,能够将手持兵器的赵军四十余万一举俘获,缴械后,一个秦卒押解两个赵卒绰绰有余吧?何不解回秦国,哪怕留在上党、河东,用之垦荒种地,多大一批劳力?何以一举杀之,岂非惜哉,岂非怪哉?”

说完,张禄举举酒樽,撂下蒙骜转身走了。

 

张禄对白起一向的显赫战功,早有怀疑。这种怀疑并不全是为扳倒旧宠而起。

最初的疑点,来自于秦王稷十四年的伊阙之战。

张禄从魏国逃到秦国后,显达之前,一日在咸阳街衢闲逛,偶尔走进一家酒肆,闻听一个说书人正在讲伊阙之战。那说书人讲到最后,一拍惊堂木道:

“最后,秦国战神白起,大败韩魏联军,斩首二十四万,威震天下,诸侯丧胆!”

听众欢呼,张禄却大吃一惊。

伊阙之战张禄知道。打这仗的时候张禄身在魏国,在魏国中大夫须贾门下做门客。秦将白起率军进攻韩国的伊阙,韩魏两国集兵二十四万,据伊阙天险反击秦军。

 

伊阙就是今天河南省洛阳市南面的龙门石窟。一条伊水向东北方向流淌,一路地势平坦,唯独到了龙门这儿,突然立起一座高山。伊水切割高山继续流向东北,切开的山口就形成了一道天然关隘。后人将山崖开凿成石窟,西岸是龙门石窟,东岸为东山石窟。这个关隘秦时唤作伊阙。

 

具体战役的过程张禄不清楚,但是结果却是知道的。

白起攻占了伊阙西面的五座韩国城邑,俘虏了魏军主帅公孙喜,但是却并没有攻占伊阙。战役结束后,韩国的军队仍然控制着伊阙,韩魏联军也没有被全部消灭。魏军虽然伤亡很大,但是魏将回来也奏捷报功,说重创秦军。不管怎么样,有一点张禄是可以确定的,张禄认识的几个校尉,都全须全尾地回来了。你说斩首二十四万一个不剩,绝无可能。

当然了,那时候张禄认为是说书人夸张渲染,也没当回事。等到后来他一步登天,坐上了秦王稷的相国,一日好奇,他就叫御史把秦王稷一朝的战报都拿来看。翻到十四年一看,果不其然,朝廷的战报也是这么写的。这就把对伊阙之战的怀疑坐实了。

再把秦王稷一朝的战报一一细看,又有发现。不惟是白起,其他将军也如出一辙,动不动就斩首十万二十万。杀人又不是砍树,你杀他他不杀你?俗话说,杀敌一万自损八千。箭矢不长眼,刀剑不认人。敌人手里也有武器,不可能坐以待毙任你杀不还手。

张禄断定这里有问题,一定是有人撒谎。不是主将白起谎报战功,就是秦国的御史浮夸成风。

当然了,张禄不傻。这种事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,你个新来乍到的,立足未稳的相国,跑出来较真,你想干什么?想整谁?张禄不会自找没趣,自投罗网。

可是如今不同了,白起你的牛逼越吹越大,越吹越邪乎,又来个坑杀四十余万!而且证据确凿,战报是你写回来了,不干朝中大臣吾王身边御史什么事。现在张禄也今非昔比了。无论是要为国家为秦王,整顿朝纲,肃贪肃谎,还是为自己扩张势力踢开绊脚石,此事都有必要较真一下了。

不过,此时张禄还没想好怎么较真?

现在就撕破脸干,毕竟白起树大根深,与秦王稷有说不清的渊源。更因为长平大捷,对张禄也是有好处的,甚至可以说是久旱的甘霖雪中的炭。毕竟这是张禄献策远交近攻,又与秦王运筹帷幄而取得的伟大胜利。秦王稷罢穰侯将他一个魏国逃犯一脚提拔为相国应侯,十年一无建树,此时正需要这样一个震惊天下的胜利,来证明秦王稷伯乐识马英明伟大,他范卿天下奇才名至实归。

于是,庆功宴上,他就找了几个据他观察忠厚耿直的大臣将军,放几句闲话,制造些氛围,打草惊蛇,静观其变。

 

果不其然,经张禄这么东一榔头西一棒地一挑,蒙骜也觉得这里面好像是有点问题。

秦军出兵不过五十余万,即使依靠长平的地形,包围四十余万赵军已经十分勉强了,怎么可能在自己伤亡了三十余万的情况下,用不足敌人一半的兵力迫降四十余万赵军呢?

赵括一死群龙无首不假,可赵军是散布在方圆几百里的战场上,又是在赵括已下达分头突围的命令之后,彼时赵军各部已分头突围,失去联络,谁去传播赵括的死讯?又怎么可能齐刷刷地同时投降?就算同时投降了,你又怎么把这些人都赶到一起,又怎么能一举坑杀?先拿酒灌醉了?一人半斤不见得醉,四十余万人就得二十万斤酒,秦国十年也酿造不出这个数来。拿蒙汗药先麻翻了?一个人一钱就要五千斤。秦国一百年也造不出这个数。更何况,列国战争历来是俘其将用其兵。这么多壮劳力,杀了多可惜!

当然,虽然有此疑问,蒙骜不会真就去跟白起较真,跟秦王挑明。何况大殿上,白起可是口口声声说,这是按照秦王的部署从而取得的伟大胜利。你要质疑胜利,岂不就是质疑秦王的英明了吗?若真叫你质疑出了有假,岂不就是向群臣、向百姓、向诸侯列国骂秦王傻吗?

自古以来,历朝历代,谎报成绩总是上下讨好名利双收,揭露问题总是里外不是人搞不好身败名裂。

很显然,秦王稷需要这个胜利,秦国的官吏百姓也需要这个胜利。胜利让秦王威望陡增,君臣更加团结,将军和士兵更加斗志昂扬,不畏生死,百姓吃苦受累,流血牺牲,倾家荡产地付出,也仿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。

蒙骜虽然耿直认死理,毕竟为官多年,知道为国家为君王权衡利弊。

事情至此,原本可以皆大欢喜。然而,就像一匹长途奔驰的烈马,即使是猛勒缰绳,也不可能叫它立刻驻足止步。何况,谁去猛勒缰绳?有人还希望快马加鞭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为白起举行的庆功酒宴,从上午直闹腾到傍晚。

就在群臣以为酒意阑珊,马上就要结束之时,郎中令突然高声唱喏道:

“群臣肃静!吾王有旨!”

已经喝到八分醉,一片东倒西歪的群臣,好不容易静下声来,把那已经不怎么灵活的眼光,转向秦王。

看着这乱哄哄的场面,秦王稷一点也不生气。快七十岁的人了,闹腾这半天了,竟然还神情矍铄,全无倦意。

他扫了一眼群臣,高声道:

“来呀,把寡人的御图搬来。”

早已准备好的内侍搬上御图。

群臣一看,嚯,壮观。地图上原本稀稀拉拉的河内,现在已经有一半插上了秦王的胜旗。

秦王稷看了一眼地图,又扫了眼群臣,高声道:

“各位爱卿,寡人要宣布一个重大决策!”

群臣不觉肃然。

“寡人要展开一个更大的战役!伟大的战役!”

群臣有人兴奋,有人疑惑。

“寡人要一鼓作气拿下赵国,挺进中原,叫河内都插上寡人胜利的旗帜!”

“吾王万岁!”

“消灭赵国!”

“挺进中原!”

群臣大多数人都借着酒劲,振臂欢呼,震耳欲聋!

在群臣的欢呼声中,秦王稷扫了一眼张禄,心中得意,一句话憋在肚子里,恨不得要脱口而出。

看看,你张禄提出了攻打荥阳,分割包围韩国。寡人只把荥阳改成了野王,就收到了如此奇效。

赵国,一百多年来都是秦国东进的拦路虎,现在被寡人打趴下了。占领了赵国,韩国和魏国还在话下吗?燕国、齐国还有楚国,还不乖乖地俯首称臣?如此一来,称霸天下岂不轻而易举,一举实现了吗!

秦王稷很满意,他摆摆手示意安静,环顾群臣,故意停了停,这才接言道:

“兵法云,一鼓作气,再而衰三而竭。寡人要一鼓作气!诸将听旨。”

群臣闹不清这诸将都指的谁,都抱拳应道:

“臣等候旨。”

“寡人谕旨,我长平大军再接再厉,兵分三路。第一路,王龁!”

“臣在。”

“寡人命你,率尔本部人马,于上党两翼张开,向西夺取皮牢,连通河东郡,向东占领武安,打通赴邯郸之路。”

“臣遵旨。”

“第二路,司马靳。”

“微臣在。”

“尔那个战报写得好。寡人要试试尔的武功如何。尔若是文武双全,寡人必重赏重用尔,把你大父比下去,尔敢应诏否。”

“微臣惶恐,微臣谢吾王不弃,必效死向前,不负圣恩。”

“好。寡人命你,率军五万,张长平大胜之威,去夺取赵国的太原郡。”

“微臣遵旨。”

“尔拿得下来否?”

“微臣绝不辜负吾王圣望,必马到成功,为吾王夺取太原。”

“好!”

秦王稷一拍案几,提高了嗓音道:

“第三路,也是寡人此次伟大战役最重要的一路,寡人要集结上党所有人马,一举拿下邯郸。哪位将军敢替寡人统兵临敌呀?”

他扫了一眼底下的文臣武将,预料着一定是争先恐后,踊跃请缨。

明摆着这是一趟美差。赵国的男人都死在长平了,邯郸城里只剩下一群娘儿们,手到擒来的盖世奇功谁得了不是天上掉馅饼。当年白起攻陷了早已迁都走了的楚国郢都,就被封伦侯。这要是拿下赵国,还不破格赐封列侯!

秦王稷面带微笑,特地把目光停在白起身上。

白起肯定不愿意把这个好处给了别人。秦王稷心中也已经拿定主意,若白起主动请缨,他要逗他一逗,假装不允。话都有了:

“长平大战打了近三年,卿风餐露宿实在劳苦,这次就叫别人去吧。”

他预料白起一定据理力争。待他急赤白咧了,再点头应允,叫他心中记住了,这是寡人的恩典。

可是一眼扫过去,却叫秦王稷大出所料。白起低着头,并没有着急请命的意思。秦王稷心下纳闷。

这时,只见蒙骜离席出列,伏地叩首,直起身来抱拳一揖道:

“启、启禀吾王,臣、臣……”

秦王稷一看蒙骜,心说你小子,平时结结巴巴看着挺憨直,没想到你是傻进不傻出呀,你想抢这美差?东方的齐国人就是他娘的精明。

不等蒙骜正言出口,秦王稷已经想好了回辞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