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921,413
  • 关注人气:1,27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53范睢在秦国一步登天不是靠才竟是靠貌?

(2021-02-24 09:25:41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53章 仙人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“你去,”秦王稷一指殿门外,冲着张禄道:“去告诉白起这个狗东西,让他立刻就去,把邯郸,给寡人拿下来!”

张禄不阴不阳地问道:

“他要是不去呢?”

“寡人宰了他!”

“臣就这么对白起说?”

“就这么说!”

“他要是还不去呢?”

“你他娘废什么话!”秦王稷少见的爆了粗口。

“臣去臣去。臣这就去。”

张禄伏地叩首,爬起来转身走到门口,秦王稷又吼一声:

“回来!”

“臣在。”

秦王稷在屋里转了一圈,压了压怒火,缓了缓口气,身子一矮,复朝张禄道:

“范卿,寡人知道卿能言善辩,议事鞭辟入里,寡人弗如。前番长平大战,寡人已经竭尽全力了。如今又鏖战邯郸,兵员钱粮难以为继。卿务必替寡人说下白起,叫他于邯郸再传捷报。寡人一定裂土相酬,封他列侯。”

张禄听出来了,这几乎就算是哀求了。

想想却生气,冤有头债有主,矛头对着白起这是不错的,可是裂土封侯这也太没天理了吧?谎是他撒,灾难是他招惹的,焉能不受报应,反受重赏?

脑子一转,张禄想明白了。

少见多怪,见怪不怪。

世人大多都有个特点,被骗子骗了,十有八九不愿揭穿骗局,甚至还会怀着一种莫名的期待,希望骗子再去骗更多的人。被骗的人越多,自己被骗的屈辱,所遭受的损失,似乎就被稀释了,也就证明了自己并不是最傻的。

更有少数人,出于某种原因,有的仅仅是一己脸面,还会不遗余力地为骗子遮掩、辩护,甚至为虎作伥。结果就是,骗子总是顺风顺水,名利双收,揭穿骗子的人,反倒千夫所指,招人痛恨。

秦王稷现在就是这个境界吧?

哪怕此次白起挂帅出征,到了邯郸城下,再来一次谎报战功,就跟当年伊阙之战一样。邯郸没打下来,回报奏捷斩首三十万,秦王稷一定会再装一次傻,更加大张旗鼓地为他庆功,甚至真给白起封列侯。人心公道无所谓,只要保住了自己英明伟大的老脸,这就够了。

张禄想明白了这个道理,便也不争了,伏地一拜,应道:

“臣遵旨。臣一定向武安侯公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必使其感念吾王多年来对他的提拔和遮护。叫他为国为王,再度披挂出征,再于邯郸高奏凯旋。”

“范卿此言,甚慰寡人之心。满朝文武,寡人只有范卿能够分忧了。”

“谢吾王褒奖。”

张禄料定白起不会应命,也打定了主意决不能叫他应命。为了在秦王稷面前撇清责任,他又进言道:

“启禀吾王,臣寻思,臣此去说白起,当以同僚身份进言,又要使其明了此乃吾王之意,不知臣这番理解,对是不对?”

“对对对,卿言之有理。”

“那臣就斗胆,请吾王派一位身边亲信之人,随臣同往。这样一来,臣只言同僚情意,国家危难,叫白起一看便能明了,此乃吾王圣意。”

“有理有理,范卿想得周到。”

秦王稷赶紧唤来郎中令,叫随张禄同去。

看着张禄躬身施礼,转身欲走,他又忍不住道:

“范卿尽心,寡人在此恭候佳音。”

张禄听得出来,这已经有几分哀求之音了,赶紧回转躬身施礼:

“吾王放心,臣谨遵吾王旨,必说服白起,以遂吾王心。”

“好好,如是甚好。如此寡人就放心了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2

白起的侯府在咸阳城的紧东头,场院很大,门楼却很简陋,位置与气派都配不上白起的名望与身份。

这也难怪,白起出身平民,从麃骑军伍长什长一路干上来,没法与王公外戚,世代官宦的大族相比。

白起是秦国郿县人,少年从军,靠着能干机灵,伍长什长一路擢升。魏冉做麃骑军东大营都尉时,白起一眼便看出此人有谋略,讲义气,又有王族身份,是个可以依靠的大树,他便忠心投靠。果不其然,很快他就以能力和忠心升至麃骑军百长。秦王稷即位后,在宣太后、魏冉的提拔下,白起一路升迁,很快便在秦王稷二十九年,爵至武安侯,成武将班头。

正因为如此,白起对张禄就有种本能的厌恶。

张禄也是出身平民,虽说不曾效死沙场,可也是九死一生才混到如今地步。按说同是平民,同样是靠自己奋斗得居高位,应该是同病相怜才对。

错也!

大千世界,争得最凶,打得最狠的,恰恰是这等同起于平民的人。同样的起步平台,同样的功名欲望,同样的进身巷道,同样靠着独特的才能,察言观色,苦干巧干,这才最容易生出嫉恨,最不免你踩我踏,结果便是有你没我,不把你扳倒了踩下去,我如何能够上得去?这就不免你死我活了。

 在白起看来,你张禄不过是魏国的一个逃犯,来到秦国后,靠走门路接近秦王,又靠拍马屁挑拨离间,让秦王稷罢了魏冉的相国,你才得以进身。

你张禄有什么?既无武功又无文治。现今秦王稷治下的所有重大的胜利,攻克韩魏城池,占领楚国郢都,都是在魏冉任上取得的,都是我白起打出来的。你张禄就靠三寸不烂之舌,靠着挑拨离间,扳倒魏冉,这才踩着别人的肩膀贵为相国,得封伦侯,与我白起平起平坐,凭什么?让人如何气平?

白起的怨恨并非全无道理。

张禄本名范睢,魏国人,年轻时能言善辩,好出风头,周游列国,谋求富贵。四处碰壁之后,回到魏国,投奔到中大夫须贾的门下做了一个门客。

一次须贾出使齐国,张禄随行侍奉。由于是代表魏国出使,这就见到了齐国的一些王公大臣,张禄抓住机会,口若悬河,谈古论今,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的才能。也不知是真就起了作用,还是齐国人使离间计,魏国的正使须贾被冷落在传社,几个月没有受到觐见齐王的邀请,齐王反倒使人赐张禄黄金十斤,牛酒数坛。闻听此讯,须贾心中的恼恨可想而知。

回到魏国,须贾就将这反常的情况禀报给了相国魏齐,魏齐便使人拷打张禄,叫他招供为齐国做奸细的实情。

刑罚很残忍,魏国人酷刑自有一套。先是竹板子暴打,打得张禄皮开肉绽,不招。又用大木杠子猛击胸腹,只几下就把张禄前胸的肋骨都打断了,吃进去的食物,连带着被肋骨刺破胸肺的血,大口大口地吐出来,还是不招。又命人拔牙,铁钳伸进张禄的嘴里,把他满口的牙齿一个个愣是掰断了,有的甚至连筋拔起,竟然还是不招。

不是张禄坚强,实在是无中生有,招无可招。

张禄不停地求饶,不停地赌咒发誓,实在受刑不过胡乱招了,反而招致更凶残的酷刑,直到昏死过去,半天没见醒转。须贾报给魏齐,魏齐这才下令叫把他扔进茅厕,明日天亮了拖出去埋了了事。

张禄有个死党名叫郑安平。张禄在须贾府里做门客,郑安平闻听,就来央求张禄给找个事做。张禄思衬,一个好汉三人帮,要想发达就得培植自己的死党,他便央求须贾,叫郑安平在府上做了个干粗活的奴才。

这日正好郑安平当班,闻听张禄犯事被打死了,郑安平担心自己连坐,就打算逃走。临走之前又怕是误传,平白无故丢了差事,他便找人打听,要寻张禄的尸首,一探究竟。

他来到茅厕,见一个破席子裹着个尸首,上面满是尿液,拿脚踢一踢,那席子里的人竟然动了动。郑安平赶紧蹲下身来,拿手撩开席子一看,只见张禄满脸都血污尿液,却是没死。

郑安平低唤一声:

“大哥。”

张禄吃力地睁开眼睛,半天才看清是郑安平,这才费力地张开满是血沫尿液,却没一颗牙的嘴,一字一句吃力地道:

“救我出去,哥若大难不死,后必大富大贵。哥不会忘了你的救命之恩。”

郑安平本能地点点头,只说了两个字:

“等着。”赶紧松了席子走了。

出了茅厕一边往回走,郑安平一边琢磨,既然要逃走,不如救了张禄一块儿走。

回到厅堂遇见须贾的家臣,郑安平故意道:

“主子,茅厕里堆着个什么东西,臭哄哄地沾满屎尿,绊了奴才一趔趄,差点没一头栽进茅坑里。要不奴才找人弄出去扔了。”

那家臣已经受命明日天亮埋人,也担心茅坑黑暗,自己万一不慎也被绊了栽进茅坑里,便点头应允。

郑安平叫了几个下人,又找了辆车子,把张禄裹着席子臭烘烘从茅房里抬出来,装在车上,趁着夜色赶着出了须贾府。

可是天还早,城门紧闭,一时出不去,郑安平便对几个下人道:

“哥几个别在这儿耗着了,都回去睡觉吧。等天亮我一人赶车出城,找个地方扔进鸿沟顺水冲走完了。”

几个人自然乐意,都拱拱手走了。

郑安平守着车子挨到天亮,拿出中大夫须贾的通贴出了大梁城,一路疾走回到自己在郊野的家中,算是把张禄救了下来。

经过几个月的养伤,张禄终于死里逃生。须贾魏齐都以为张禄死了,扔大梁鸿沟里顺水飘走了,不过一个下人门客,便也就再没计较。

可是对于张禄来说,光活下来不行,得发达富贵,报仇雪恨。

想想诸侯列国,就秦国不讲出身,唯才是举,要想一步登天,只秦国有这个可能。

可是俗话说,侯门深似海,张禄有当年周游列国的经验,一介百姓,四处碰壁,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,从底层爬起,猴年马月才能发达显贵?何况现在自己这样,又是逃犯隐姓埋名,见不得光天化日,如何是好?

正在日日发愁之际,天可怜见,这日秦王稷派了谒者王稽出使魏国,中大夫须贾负责接待。张禄闻讯,灵机一动,计上心来。

3

这天,秦使王稽公务之余,由须贾陪着逛大梁的市井青楼,郑安平是跟班护卫。趁着一时四下无人之际,郑安平装作闲聊大梁的稀奇古怪,便把张禄教的话,徐徐对王稽道:

“大梁有一仙人,上使见过没?据说是魏武侯时人。”

王稽一听,笑道:

“胡说,魏武侯时人,今年多大岁数了?”

郑安平嘿嘿一笑道:

“上使高明,奴才也是这般以为,那不得一百二十余岁。不过这仙人据说参与过韩赵魏三家分晋。秦商君在魏相公叔痤府上为中庶子时,也常与这位仙人游。据说这仙人曾谏于魏武侯与魏惠王,可惜不用,这才隐居修炼,得道成仙。”

    王稽好奇,想想秦王稷老是担心自己死在他娘宣太后的前面,若这仙人真是有道,带回去献与吾王,必能有重赏。

于是他便提出见见这位仙人,郑安平自然应允。

第二天,郑安平领着秦使王稽来会仙人,见面一看,果不其然。

只见那仙人老得满口无牙,却鹤发童颜,目光炯炯。王稽与之稍语,果然是魏武侯、魏惠王,商君之事如数家珍。王稽佩服,如获至宝。离开大梁时,便绕道至此,用自己的车子载着张禄和郑安平,一同西返入了咸阳城。王稽进宫向秦王稷复命正事时,顺带提起张禄,秦王稷果然好奇,就叫把张禄召进宫来,一探究竟。

就这样,张禄因祸得福,当年在魏国,想见魏王一面尚不可得,如今靠着一副伤残后的模样,略施小计,便轻而易举地得见秦王,人生机运,从此改变。

吸取过去的教训,张禄不敢张狂,见着秦王稷故意装疯卖傻。

秦王稷问:

“仙翁高寿多少?”

张禄哼哼哈哈。

又问:

“仙翁如何得道成仙?”

张禄东拉西扯,玄玄乎乎。

问起国家朝政,张禄模棱两可。

越是这样,反倒是越发激起秦王稷的好奇,越觉得此仙深不可测,必有神奇。

为了能留住张禄,秦王稷便拜张禄为客卿,这是秦王稷三十九年的事情。张禄虽是一跃官居高位,却是韬光养晦,对外人把那点聪明藏得严严实实,平日里唯唯诺诺,只等时机成熟,才好见机行事。

两年后,秦王稷四十一年,机会来了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