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0生在敌国厮杀仇恨中幼儿秦始皇是哑巴

(2021-03-05 09:16:44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60章 魏王兄弟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1

魏王圉刚起来,正在阉侍的伺候下更衣洗漱,魏无忌一脚就迈了进来,把魏王圉吓了一跳:

“哎呀贤弟,什么事这般急匆匆?你吓了为兄一跳。”

“王兄,邯郸撑不下去了。城内矢尽粮绝,百姓已经炊骨易子而食了。”

“哪有这事?”

“弟不敢诳言,王姐赵相夫人有信在此。”

魏王圉没接魏无忌递过来的信,张着双手叫阉侍给他整理衣袍,只勾着头拿眼睛把那信扫了一眼,挤出一丝像哭一样的笑容道:

“还是你们姐弟感情笃深,她怎么不给我写信。”

“那还不是因为王兄屡拒赵使,王姐怕被你抹了面子下不来台。”魏无忌替姐姐解释,也替自己圆场。

魏无忌说得不假,赵王丹已经派了几拨使臣来向魏国告急,魏王圉犹豫不定,怕引火烧身,都拒而不见。

“王兄,自古道,唇亡齿寒。赵国乃魏国屏障,赵亡,则秦军大兵压境与魏接壤。秦国乃虎狼之国,秦人乃虎狼之心。凡是与秦国接壤者,必被其蚕食吞并。以魏国现在的实力,如何能与秦国抗衡?以魏国现在的国土,如何经得起秦国的朝夕蚕食?王兄,救赵如救魏,保魏必先存赵。弟不才,愿为王兄挂帅出征,沙场杀敌。”

魏王圉此时已经收拾停当,他一把拿过魏无忌手中的信,走到案几前坐下低头看信,半天不说话。

信很短,看不了这长时间,他是在心里盘算,怎么才能按住这个名满天下的弟弟。

自打秦将王陵进攻邯郸,赵的使者便纷至沓来,秦国也有使者数至,致魏王圉愁苦犹豫,举棋不定。是救亡图存,还是落井下石?如何才能两不得罪,又取利避害?

魏国在赵国的南面,国土城池犬牙交错,最近的城邑邺城,离邯郸只有九十余里。

魏国的国土与韩国相似,也是被河水一截两段。河水以北地大,河水以南都城大梁附近地小。若秦军占领邯郸,魏国河水以北的大部国土必然沦陷,以河水南边那点地方,亡国只是旦夕间的事情。

可是救赵就要与强秦战,万一救赵不成,得罪秦国立刻就会祸患加身,连个议和苟延残喘的可能也断绝了,魏王圉下不了这个决心。

反过来,示好于秦国朝赵国落井下石,就算能得到一些眼前的利益,以秦王稷那翻脸不认人,说话如放屁的做派,立刻翻脸,趁胜击魏,他做得出来。故而邯郸每日鏖战,魏王圉也每日提心吊胆。

魏无忌看着王兄拿着一封信就几行字,看这半天,心里不屑,便一指魏王圉身后的地图道:

“王兄,想当年,我魏国是何等的风光威武。西边据有河西之地,秦国人龟缩于岐山以西不敢东望。向北夺取赵国都城邯郸,赵人畏我如畏虎。我魏武卒伐齐伐韩,如入无人之境。可是如今,不仅河西之地没了,河东故都安邑也没了。如果再叫那秦人占领了赵国,夺去我河内之地,魏国就只剩下大梁郊野这点巴掌大疆域。王兄甘心落于弱韩、敝卫之下乎?”

魏无忌这话,倒是刺痛了魏王圉最敏感的神经。

魏国的疆域原本有四大块。

一块是河西之地,就是秦国的上郡加上内史东北部的广大地域。秦国商鞅变法之后强大起来,魏国先是于秦惠王八年丢了河西之地的南部,被秦国并作内史,两年后又丢了北部十五个县被秦国名为上郡。魏国的势力从此退过西河。

第二块是河东之地,如今被秦国命名为河东郡。河东之地丢在魏王圉父亲手里。这年秦将司马错进攻魏国的河东之地,魏军不支向东溃败,都城安邑失守。河东之地是魏国的筋骨脊梁,其地方最大,最富饶。河东之地丢失,魏国从此元气大伤。魏王圉和魏无忌这时候已经懂事了,亲眼看见父亲魏昭王大哭一场,带着儿孙在祖庙跪了一个时辰,这一记忆刻骨铭心。

魏昭王临死前把几个儿子都叫到病榻前,断断续续有气无力地嘱咐儿子,一定要夺回河东之地,如此,才能保证祖庙无恙,子孙有食。当时还是太子的魏圉跪在地上,一个劲地点头落泪。

父王问他:

“吾儿,能圆为父,之遗愿否?”

魏王圉心里没底,稍一犹豫,魏无忌一旁含着眼泪叩首道:

“儿臣等一定励精图治,实现父王未竟大业,夺回河东之地,叫祖先欣慰于九天,子孙安食于后世。”

魏王圉闻言也赶紧跟进:

“无忌所言正是儿臣心愿。儿臣就是万死,也要实现父王的愿望。”

魏昭王点点头,这才安心闭眼。

魏王圉被魏无忌一激,转头看看,真是触目惊心,让人不寒而栗。那么大片疆土都丢失了,现在的魏国只剩下两块地方,河内之地有安阳、朝歌、邺城诸城邑,再就是河外之地,都城大梁一代,真是不能再坐以待毙了。

于是,他便把书信在御案上用双手摩挲平整,抬头对魏无忌道:

“贤弟言之有理,救赵就是救魏,保魏必先存赵。”

“王兄圣明!”

魏无忌抱拳一揖,等着王兄立刻就采取行动,调兵遣将。可是等了半天,却不见魏王圉往下说了。

魏无忌拿眼神看着他王兄询问。

魏王圉愣了一会儿,嗫嗫地问道:

“可是贤弟,秦军虎狼之师,赵括四十余万,都被秦军一举坑杀在长平,以我魏国区区一国之力,如何与之抗衡?搞不好引火烧身,徒招祸患呀。”

“王兄无妨。赵国欲解邯郸之围,必不会单悬一命于魏国。姐夫赵胜必会去列国游说,合纵击秦。”

“可他要是没去呢?去了列国畏秦不答应呢?”

“王兄不必多虑。弟听说赵将廉颇将兵十数万,于代地备匈奴。弟可着人向廉颇晓以利害。纵然列国合纵不成,以廉颇与我南北夹击,足可以摧败秦军。”

魏王圉不说话。

魏无忌上前伏地叩首:

“王兄适才金口玉言,救赵如救魏。即使列国不合纵出兵,魏国也应该出兵救赵,救自己。”

魏王圉不知道拿什么话,才能降服他这个能耐的弟弟。

魏无忌却一旁加码道:

“王兄,秦赵鏖战于邯郸城下已一年有余了,赵欲折,秦必也疲敝。弟听说,秦王几度向邯郸增兵,却始终不能破城,可见秦国不可怕,秦军并非不可战胜。王兄发兵救赵,不过明其道义耳。秦国久攻邯郸不下,早已是强弩之末,不堪一击,闻魏国兵出,必自解而去。如此,魏有救亡之名,存赵之功,又不费一兵一卒,名利双收,何乐而不为?”

魏王圉爬起来在大殿里转一圈,停下来支吾道:

“可是贤弟,哎呀,贤弟所云,虽是有理,可是,然者……”

魏无忌不明白魏王圉磨叽什么,心中不屑,口中放言道:

“秦人不可怕,王兄不必畏秦如虎。即使因此交恶于秦国亦不足惧。历来列国战和变化,儿戏一般。只要我军能趁其疲敝,将秦军一举挫败,没准还能趁其溃退,随后掩杀,一鼓作气夺回河东之地。如此一来,王兄就能一举全父王遗愿,建大功于社稷,扬威名于列国。此天赐良机,王兄切莫错过!”

魏王圉站定了看了看魏无忌,又走到案几前拿起那封信看了看,心中一团乱麻,一时也理不清楚。想想要想跟这等能耐的弟弟辩理,自己也不是对手。于是他便“啪”地一声,把那信牍拍在案几上,一副被说服下定决心的样子道:

“贤弟说得对。寡人立刻下旨,叫晋鄙的十万人马,立刻向邺城开进,与赵国一起夹击秦军。没准还真能趁秦溃,随后掩杀,一鼓作气夺回河东之地呢。如此一来,全父王遗愿,建大功于社稷,扬威名于列国。”

“王兄圣明!弟愿为王兄挂帅出征。”魏无忌抱拳请命。

魏王圉看看魏无忌,眼珠一晃摇摇头道:

“哎呀,这等用命的事情,贤弟勿去冒险。”

“王兄……”

“贤弟若是去了河内,朝中有事急,寡人跟谁商量?”

魏无忌待要再争,心知王兄这是不放心他有兵权,若再争下去,王兄翻脸再把这好不容易说下的出兵救赵争黄了,不值。

他只好强压住一腔愤懑,一腔要建功立业的雄心壮志,俯首施礼道:

“弟惟王兄命是从。”

魏王圉见魏无忌没再催逼,一时放心了。

想想不能叫他闲着,得把这合纵击秦的错觉演下去,于是他便对魏无忌道:

“贤弟刚才说廉颇如何来着?”

“廉颇将兵十数万于代地,备匈奴。”

“贤弟可以说动廉颇,与我夹击秦军?”

“若王兄以为然,弟回去就给廉颇下书,言明大势,晓以利害。弟料廉颇必不会叫弟空望。”

“啊,如此最好。有廉颇与我夹击秦军,获胜就有把握了。那就烦贤弟赶紧属文操办吧。”

“臣弟遵旨。”

魏无忌伏地一拜,满心欢喜出了王宫回到府上,赶紧写了一封信,将自己南北夹击之策如何被王兄应允,王兄又如何嘱其下书廉颇等,尽详其中。

信写好了,叫个心腹门客揣着,又找了几个家奴扮作客商护卫,一同赴邯郸直接交与赵胜。

这拨人送走,早已是晚饭时间。胡乱吃几口填个半饱,赶紧又研墨舔笔,跟着又给廉颇写一封信,纵论大势,深言利害。两厢约定,一旦赵胜禀明赵王,谕旨下,魏将晋鄙也抵达邺城集结完毕,便南北夹击,痛击秦军,解邯郸之围,救赵国于危难。

一切忙完,魏无忌激动亢奋。

人生荒废几十年,满腹经纶一腔热血,终于要一展才华,惊天动地了。他吩咐家臣摆酒,斟满三樽,第一樽敬天,叫万事遂成,各方齐心合力。第二樽敬祖,叫父王在天之灵保佑,大败秦军,一仗显威。第三樽自己一饮而尽,叫平生所学,聪敏才智,治国理念,征战谋略,都在这生死大战的舞台上,尽情挥洒,不鸣则已,一鸣惊天!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 2

秦子楚的儿子正儿,自打出生,就没出过赵豹府的大门。

虽然秦将王陵、王龁猛攻邯郸,可是身在平阳侯府深宅大院,平日里不是亲娘抱着,就是婢女奴仆哄着,满眼看见的,是院子里春天的花朵,和如春天花朵般奴婢的笑脸。可是,这孩子不知真是天神下凡能感知万物,还是天生敏感,能从父母奴仆的笑脸中,觉察出背后的惶恐,小小的人儿很少哭闹。九个月能站会走了,你要没人领着,他就总往那犄角旮旯处躲。

一开始赵姬还一惊一乍的,一个不留神孩子就找不着了。后来知道了,你就往那犄角旮旯去找,不是在厨房柴火堆的角落蹲着,就是寝室大床的犄角立着。几次赵姬看了伤心,忍不住哭泣道:

“这是怎么啦我的儿啊?什么把你吓成这样?我儿你别怕,有娘,有你爹,还有太外公是赵国的平阳侯,你祖爷爷更是了得,他是秦国的大王,我儿别怕,啊?”

赵姬不止一次跟子楚哭诉:

“你看把孩子吓的,这样下去,怕这孩子就是长大了也废了。”

子楚倒是不操心:

“没事,小孩子都喜欢往犄角旮旯躲,我小时就这样。你看那小猫小狗刚生出来,不都爱往犄角旮旯躲吗?”

“废话,你儿子是人,将来没准要继位为王的,这般胆小如何是好?”

“嘘!大父秦王健在,这话可不敢瞎说。”

一晃又几个月过去了,就在邯郸城血雨腥风的苦战中,正儿一天天长大。突然有一天,赵姬又紧张起来,一把抓住子楚道:

“怎么我们孩子这么大了,怎么还不会说话?连咿呀的声音也没啊?”

子楚也觉得奇怪:

“是啊,东院那孩子也是个男孩儿,比咱正儿还小两个月,爸爸妈妈叫得清脆得很。”

“坏了,咱正儿是个哑巴。”

 

“啊?不会吧……
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