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5一件小事足见秦始皇母家豪门被灭门了

(2021-03-12 09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65章 李谈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1

吕不韦被他爹骂,嬉皮笑脸翻身下马,走到华阳夫人跟前也不行礼,只仰着头道:

“什么事夫人,你说呀,不韦听着呢。”

华阳夫人也不生气,上前一把拉住吕不韦一条胳膊道:

“不韦,你走南闯北,到处都熟。我儿初出家门,到了邯郸人地生疏,你替我照顾着点,别受人欺负。有什么事你告诉我,我赏你。”

“是啰。”

“记住啦?”

“记住了。”

吕不韦嬉皮笑脸点头应允,心说他比我还大一岁,凭什么要我照顾他。

华阳夫人又把子楚招呼过来,嘱咐他道:

“我儿到了邯郸,没事别乱跑,天黑了别出门。议和的事情,能成就成,不能成就算,别死乞白赖的。那可是人家的国家,在人矮檐下,不能不低头。”

子楚一一点头应下。

挥手道别的时候,华阳夫人真就忍不住抱着子楚,唏嘘呜咽落下热泪。

秋风乍起,子楚跪拜亲父养母。

秦柱和华阳夫人站在灞桥上,看着子楚一行车队渐行渐远,终于消失在远处的山影中。

这个时候的子楚不会想到,这一去就是八年。

八年间,大父秦王似乎已经忘了还有这么个孙子,不断发兵攻打赵国。父亲秦柱和养母华阳夫人似乎也想不起来有他这么个儿子了。子楚几次让人回咸阳向父亲和华阳夫人表示,想回咸阳给父母叩安,却没得到任何回音。甚至子楚在邯郸娶妻生子,秦国也只派了个内臣看望一下,宣旨恩准,仅此而已。

直到王陵、王龁轮番攻打邯郸,暴民砸传社,追杀子楚,事情终于明了。当初为了攀富贵,逐幸宠的谋划,现在变成了跳陷阱,跌大坑的自投罗网,自寻死路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相国平原君赵胜一夜未眠。

满街乱哄哄地暴民蜂涌,上至王公大臣,下至良民百姓,都是惊恐万分,惟独赵胜,顺心安泰。

傍晚时分,家臣来报,城中火起。

赵胜踱步到院中,抬头朝火光方向看去,半边天血红的火光隐隐可见,跳动飞舞。目测一下,正是赵豹府方向。他不放心,朝家臣问道:

“哪里起火?”

“回主公,是、是平阳侯赵豹府。”

“哦,如何呀?”

“回主公,暴、暴民烧杀了赵豹府。”

“哦?呵呵,烧杀了赵豹府,狗胆包天。”

“是,狗胆包天。”

“死伤如何呀?”

“回主公,这一杀,必是……”

“叫人去看看,平阳侯生死如何?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家臣抱拳一揖,转身奔出去了。

赵胜仰着头,看着被火光映红的天空,心知大事成矣!

三十七年啦!三十七年的心头之痛,三十七年的刻骨之恨,一夜之间了却!报仇雪恨,血债血偿啦!

赵胜叫家臣去打探赵豹生死,与其说是确认死亡,不如说是大面上敷衍一番。都烧杀成这样,他赵豹一条贱命,绝无侥幸的可能。

三十七年压在心头的血海深仇,一时间如释重负,心情畅快。

他真想亲自踱步到赵豹府,看看赵豹一家人如何身首异处,血流成河。这叫血债血偿,上天报应。

他叫下人搬来案几,陈设在院中,备上酒肉。他在当中一坐,端起酒樽,朝那火光之处举樽,像是在敬死去的舅公赵豹,又像是告慰死去的父兄在天之灵。

一樽酒一饮而尽,三十七年,他第一次“哈哈”大笑:

“哈哈哈哈——!哈哈哈哈哈哈!苍天啦!上帝啊!哈哈哈哈……”

他听见自己的笑声在天空中回荡,复又一把抓起满樽的酒,一扬脖子一饮而尽。

夜深天凉,他毫无察觉,浑身没有一丝寒意,只觉得胸中一团火在热烘烘地烧烤。

他在心中揣度,赵王丹听说舅爷被杀,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。是大怒,下旨严查一定要惩办凶手?还是大恐,惊慌失措登门问策?

如果是前者,那他就是个白痴,孺子不可教也。在这等大敌当前的时刻,没有我赵胜,你赵丹小儿立刻就会亡国。

赵胜不是没有想过趁势废了赵王丹自立。正本清源,王位原本应该是他胞兄赵章的。兄死弟继,赵胜为王不逾祖制礼法。不过权衡利弊,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。

有风险,或者说风险太大。

经历了长平挫败之后,他已经没有了这些年滋生起来的自信和自负。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,天下没有万全之策。你谋划得再好,计算得再仔细,也不能排除意外,总有个万一。

王公大臣有那心存野心的人,有那誓死愚忠的人,万一有一个人挑头闹将起来,搞不好叫城外秦军,叫那缺心眼的秦王稷,坐收了渔人之利。再说自己年近花甲,没有必要再冒这等风险,替儿孙搏命。

智者所以智者,便是知分寸,能够适可而止。

接下来,就看你赵王丹小儿了。你要是聪明,你我叔侄便相安无事。你要催逼,那就走着瞧吧。

3

却说李谈带着暴民杀了赵豹一门之后,没找到子楚一家人。众人杀得痛快,血腥难收,便一呼啦涌上街头,喊着口号四下乱涌。

从赵豹府抢得十几匹马,李谈捡一匹最雄壮的大青马自己骑上,马前挂着赵豹和郑朱两颗人头。其他马匹分给死党,也都把赵豹的儿孙捡个男丁的人头挂上。李谈拔剑在手,其他死党策马跟随,俨然有一种大将军一呼百应,万夫不当的豪壮。

百姓都有一个气性,平时受压迫被奴役,都十二分的胆小懦弱,惟恐不恭顺不奴颜,遭受祸患。可一旦有人挑头闹将起来,压在心中骨髓里野性和残忍,便一发而不可收。深信法不责众,欲壑难填得寸进尺。故而小民百姓一旦聚众成群,便三五为狼,百十成虎,把那平时的十二分懦弱奴颜,顿时换作十二分的暴虐残忍。什么杀头灭门的事情都敢干,什么残忍的行为都敢为。杀人放火,换作兴奋战栗的人生享受。

此时天已大亮,邯郸城里有的店铺已经下了门板,准备开张做买卖了。李谈骑在马上,带领众人在街衢上呼啸而过,如虎似狼。

人群复又涌到南市,路过一家酒铺。这酒铺还没下门板,有个人平日里在这家酒铺喝酒赖账,曾跟掌柜的生过争执,此时不免怒起,大喊一声:

“奸贼的酒铺,老子砸了你娘的!”

说着话就冲了上去,照着门板猛踹一脚。就听“哗啦”一声,门板被踹倒了。

众人一看门板豁了一块,也不由分说上前拿脚猛踹。踹倒了门板,涌进酒铺,见东西就砸,见家什就捣。酒铺门前有个大酒缸,那是店家的招牌。有人打开酒缸的封盖,顿时一股酒香飘出。众人便一拥而上,随手拿了能盛酒的东西,伸进酒缸里舀酒喝。后面的人挤不上去,便有人操起一个顶门的大木杠,大喝一声:

“闪开!”

众人闻声稍一侧身,那人便一杠子捣过去,就听“咔嚓”一声,酒缸被砸了个大豁口,里面的酒哗地流了出来。众人看着过瘾,便闯进屋里,四处搜寻酒缸酒坛,噼噼啪啪砸了开心。

住在后院的酒家掌柜闻声出来查看,一见这情景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磕头作揖,叫众人放过他。

也不知谁喊了一声:

“你这秦国人的奸贼,打!”

话音未落,拳脚木杠,酒坛的碎片,就一起向那掌柜劈头盖脸打了过来。只一瞬间,那掌柜就被打倒在地,满脸是血,头顶豁开个大口子,躺在地上只顾浑身抽搐,再也没有半点活分气了。

街面上没能进得了酒铺的暴民,只闻着里面飘出来的酒香,听见砸东西打人的声音,馋人却捞不着下手,有人就开始砸相邻的店铺。一时间,半条街面一片混乱,如遭浩劫。

李谈策马驶出去老远,突听后面策马跟着的死党大喊:

“李爷!人都去砸铺子了!”

李谈回头一看,果见原本跟在身后的随众,现在都扑向两面的店铺,心下吃了一惊。想想这么着下去,不可收拾。他灵机一动,拨转马头冲到人群中,大声喊道:

“秦王的奸孙藏在吕不韦家。吕不韦家财万贯!走啊!杀奸孙子楚,抢奸商吕不韦!”

他这一喊,骑马跟在身后的死党也跟着喊,这招果然灵验,众人立刻扔下手中不值钱的东西,蜂涌着朝李谈聚拢过来。

李谈问骑在马上的人:

“吕不韦那奸商住哪儿?”

有人知道,往东面一指。

李谈在马上朝众人一挥手:

“走啊!杀秦贼子楚,抢奸商吕不韦!”

随众跟着狂呼,喊声震天动地。

李谈一马当先,身后跟着十几骑死党,再后面便是数千人的暴民。一行人大呼小叫,闹哄哄朝城东奔去。

走到赵王大信宫都宫门前时,正好赵王丹要出宫去相国府找赵胜。王宫门前摆下仪仗,响起鼓号,那是赵王御驾出宫的标志,闲杂人等闻鼓号要清道避让。可是李谈一干暴民正亢奋不知所以,听见鼓号也不避让,正好撞见赵王丹的御驾驶出宫门。

赵王丹坐在御辇里闻听嘈杂,伸头一看,吓了一跳。但见宫门口乱哄哄人头攒动,人群呐喊着乱涌。赵王丹以为邯郸失守,秦军入城了,便在车里尖厉着嗓子冲驾车的郎中令大喊:

“快转头!转头!关宫门羽林军护驾!”

郎中令一惊,正不知所措。

宫门外的暴民看见赵王的御驾,有人停下来欢呼:

“吾王万岁!”

众人闻声,都跟着呐喊起哄,跟着就听万岁之声此起彼伏。

赵王丹一听有人喊他万岁,撩开帷幔从缝里往外一看,原来虚惊一场,是自家的百姓。他就住了声,叫郎中令继续出宫。自己在车里整整衣冠,然后撩开御驾的帷幔,朝呼喊的百姓挥挥手。

暴民们见赵王如此下礼,更加激动,万岁之声震耳欲聋。

赵王丹要往左走,可这时暴民早已堵塞了街衢,王驾根本过不去。

给赵王护驾的羽林军拿长戈驱赶了半天,暴民只往后稍稍退了退,让出一条窄道,王驾还是过不去。

有那羽林军就急了,把手上的长戈没头没脑地扫打,不小心那锋利的戈刃就伤着人了。要在平时,就是砍死你了,那也是你没长眼挡了王驾。可此时百姓杀了平阳侯赵豹,又搜寻子楚一夜,便觉得自己干了英雄壮举气壮了,就有人冲着羽林军骂道:

“你娘的,有种出城去杀秦国人去!”

“狗日的,你六亲不认,是你娘生的吗?”

羽林军哪里受得了这般侮辱,当时就有人举起长戈,冲那说话的人“呼”地一声刨了下去,当时就把那人刨开了脑壳,撕破了面皮,身子一软倒在地上。

暴民见状愤怒,有人拿着手上的剑格挡着长戈,就要向那羽林军冲过去。众人向前一涌,羽林军不觉连连后退。

赵王丹眼睁睁看了这一幕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。

这是要造反了!

李谈远远地看见,也吓了一跳。这还了得,要是跟羽林军打起来,追究下来法不责众,自己可就要被灭门了。

他赶紧策马冲上去,拿手中的佩剑挡开双方的兵器,跟着朝众人高喊:

“走啊!杀子楚杀吕不韦!为吾王效死去啊!”

他这一喊起了作用,众人的注意力被他吸引过来。李谈赶紧策马从人群中的窄道奔过去,十几个死党随后咋呼,众人见状,也都撂下赵王,呐喊着跟在马后,朝东而去。

待人群渐渐散去跑远了,赵王丹这才觉着自己冷汗淋漓。

回想起刚才的景象,满街的百姓黑压压,堵塞了街衢,挡了王驾,人人手里拿着刀剑,一个个亢奋桀骜,竟敢跟羽林军抗武。更可怕的是,一个骑在马上的贱民,就能一呼百应,这岂不是尊卑颠倒,朝纲倾覆吗!

郎中令在御驾上回头道:

“启禀吾王,若吾王御准,臣这就去传令邯郸尉,叫他发兵五千,把这帮暴民都杀了。”

赵王丹一个激灵,似刚从梦中惊醒。他瞪着迷茫的眼睛看着郎中令,半天脱口而出问道:

“杀谁?杀公叔赵胜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