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806,589
  • 关注人气:1,26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68秦围邯郸赵胜率庞大使团赴楚怎出得去?

(2021-03-17 09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68章 万夫不当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李谈一个嘴巴扇了过去,把那小喽啰打得一头撞在地上。半天爬起来,抚着脸,结结巴巴道:

“小、小的不敢胡说。那秦贼这会儿正在西门,冲城上骂呢!”

李谈“咣”地一声扔下酒樽,拔腿往外走:

“走!老子去看看!跑哪儿老子也要把他逮回来,将他碎尸万段!”

咔咔几步走到堂口,突又停了下来,转身一把揪住那报信的喽啰道:

“要是你胡说,老子扒你的皮!”

顺手一搡,把那喽啰摔倒在地。

看着这一切,赵胜坐在案几前没动,只两眼注视着李谈,看着他大踏步迈出堂下。跟着就听外面一阵乱,一阵骂。紧接着便是一阵踢里吐噜的脚步声,街衢复又响起呐喊声,鼓噪声。

好一会儿,脚步声听不见了,呐喊声鼓噪声也平息了,只留下堂内堂外一片狼藉。案几上推倒的酒樽,打翻的酒碗,到处吐的骨头,呕的秽物。碗里吐着恶痰,坐席上倒着残汤剩羹,树坑墙角撒的屎尿,直把那污秽从正堂赵胜的案几旁,直铺展开堂上堂下,整个院落的回廊甬道,花坛草坪,如同经历了一场浩劫。

赵胜的家臣看着这一切,忍不住皱着眉头,扭头暗自啐了一口。赵胜却视而不见端坐在那里,慢慢伸手端起面前的酒樽,看看只有半樽,便放下酒樽道:

“满上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家臣上前斟酒。

赵胜慢悠悠问道:

“秦质子跑了?”

“回主公,李谈这等翻找,也没找到,怕是真逃出城去了。要不要今晚派人去劫营,可叫扈辄将兵,争取把秦质子抓回来,至少也劫杀于乱军之中?”

赵胜慢慢举起酒樽,将樽口衔在口中,滋溜溜滋溜溜,将樽中酒慢慢喝尽,放下酒樽眼睛看着堂外道:

“叫赵禹,发两千羽林军,助李公大败秦贼。”

“仆遵命。”

“传本公话,明日启程,去郢都说楚王。”

“啊?呃,仆遵命。”

家臣伏地一拜,爬起来往外走,想想又转回来,躬身一揖道:

“禀主公,那暴民怎么办?这帮贱民现在是越闹越大,大有星火燎原之势,吾王可是……,主公一走……”

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子姑待之。”赵胜脸上似笑非笑。

家臣不知所以,只好嘿嘿一笑道:

“主公深谋远虑,非奴才愚智可知。奴才遵命。”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  2

李谈带着暴民出了相国府,趁着酒兴,顶着壮士的亢奋,呐喊着往西门冲去。刚到西门下,就听身后一阵马蹄,一片呐喊。众人回头一看,只见一片羽林军的锦旗招展,马蹄声碎。

众人都欢呼起来:

“吾王御驾亲征啦!”

“李公威武!吾王御驾亲征,助李公杀敌立功啦!”

“杀秦质子,斩秦将王龁,进爵封侯啦!”

李谈骑在马上一时亢奋,勒马盘桓一番,挥舞着手中的佩剑大喊:

“开门!快打开城门,看老子单骑直入,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!杀!”

“开门!杀呀!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啦!”

不待把守城门的军卒理论一番,早有暴民一拥而上,扒拉开军卒,契吃咔嚓下掉门闩,搬开顶门杠,众人一齐吆喝一声:

“开——城——啦——!”

轰轰隆隆城门打开了。

李谈骑在马上把手中佩剑往城外一指:

“杀!斩秦质子者赏黄金百镒,进爵封侯啦!”

众人一起呐喊:

“杀!斩秦质子者赏黄金百镒,进爵封侯啦!”

在众人的呐喊声中,李谈把手中的剑柄,往马屁股上狠狠一捣,那马疼得一下子扬起前蹄,嘶鸣一声,一纵便冲出城门,冲过护城河桥,直往秦军攻城阵列中冲了过去。

身后一干死党随众见状,也都呐喊打马,跺脚推挤,跟着拥挤过城门洞,跟着冲过河桥,都朝秦军阵列冲了过去。

城上守军见状,都呐喊着朝秦军放箭。

正在攻城的秦军,被这突如其来的进攻惊吓,赶紧鸣号后退。正在两侧攻城的秦军,都哗哗啦啦朝两边退散。

李谈看了,把手中佩剑使劲挥舞,高声大喊:

“杀呀!别叫秦质子跑了!斩首王龁相国大人有重赏啊!”

身后的随众闻听,个个儿奋勇向前,也都把手中的兵器、菜刀、锄头、木棍一通挥舞,跟着呐喊:

“杀呀!别叫秦质子跑了!斩首王龁相国大人有重赏啊!”

就在这时,只听“铿锵锵”一阵弓弦响亮,眨眼间一排箭矢呼啸而至,立时射倒一片。

冲在最前面的李谈,只觉得当胸被人猛推了一把似的,身子往后一仰,“咣当”一声仰面摔下马来,后脑勺咚地一声,重重地磕在地上。奇怪的是他一点也感觉不到后脑和屁股的摔疼,却只觉前胸被人撕裂般,剧痛难忍。伸手一摸,竟是一把枝枝杈杈,耿起脖子定睛一看,竟然是七八支箭,都歪歪斜斜插在自己的胸口上,伸手一摸,竟是一手黏糊糊的红浆。这红浆他熟悉,那是活人的鲜血,这两日他不知杀出来多少,满头满脸,满手满身,不知沐浴过多少次了。

今日这是谁的血?不是我李公的。我李谈刀剑不入,战无不胜,所向披靡。不是我的,那是谁的?

他挣扎想要爬起来,挺了几下,浑身剧痛,四肢已经不听使唤了。这时只听四下一片哀嚎,鬼哭狼嚎,骂娘呼救。他也想哀嚎一声,可惜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。他突然明白了,自己要死了。

胡说!我李公有万夫不当之勇,不会死,不能死。我还没晋爵封侯,还没妻妾成群日弄不完,杀人我也还没杀够呢,我不能死,我李谈不想死!相国大人救我!

“铿锵锵”,秦军的箭矢一排排跟着射来,铺天盖地如疾风密雨。蜂拥而出的暴民都被射倒了,在地上挣扎哀嚎。跟着后面挤出城门洞的暴民,刚一露头见此惨状,都想往后缩,无奈后面的人看不见城外景象,还在拼命往前推挤,哪里还退缩得回去?再往后还有羽林军人高马大,马蹄踩踏,马胸推撞。更有马上骑士,挥舞长戈佩剑,奔驰驱赶,只能是推挤着向前。

出了城的暴民不敢过护城河桥,都顺着城墙根朝两面逃窜,不想却踩上了守城赵军抛下的铁蒺藜,一时都被刺穿了脚底,哀嚎着倒在地上,跟着身上又被刺痛,忍不住翻滚躲避,却更是被扎得满身伤洞,血流如注。一时间互相缠抱,踩踏,有人一张脸竟被扎中了四五个铁蒺藜,翻滚一下,满脸血污,如扒住了几个毒蜘蛛,比起那护城河桥外面,被箭矢射死射伤的人,又不知要惨不忍睹多少。

“轰隆隆隆!”

邯郸西门的城门关上了,没死受伤的暴民见状,大惊失色。都调转头来不顾一切地往城门奔去。一条腿受伤的一瘸一拐,倒在地上起不来的用双手奋力往回爬。到了城门下的用力拍门,推门,呼救,乞求,最后是哭诉,叫骂。很快人挤人,人推人,人叠人,都拥挤在城门下。

“铿锵锵”,箭矢飞来,不知是背后还是头顶。被射中的人瘫软了,动弹不得了。一层层,一摞摞,都堆积在邯郸西门前。前面的人被后面的活人挡着,虽没有中箭,却是被生生地挤死、闷死在门前人下。

这史无前例的冲锋,很快就结束了。

阵前的秦将王龁莫名其妙,城上的赵军目瞪口呆。

邯郸西门突然间变得死一般寂静,只有一匹中箭没死的马,倒在地上奋力扬起脖子,顶着正中面门的一支利箭,哀鸣一声。

          3

就在赵相胜率领着一个庞大的使团出使楚国时,秦王稷却在为钱粮恼火。

王龁催促粮草的急报,一个接着一个,可是当秦王稷把负责粮草的治粟都尉叫来斥问时,又总是说粮草一直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。

秦王稷下旨,让河东郡守王稽就地为攻城部队解决粮草,以减轻国内的压力。王稽回信向张禄诉苦,秦军虽然占领了上党、太原及河东郡,但是由于主力都集中在邯郸苦战,且又战而不胜,河内百姓就见风使舵,软磨硬抗,甚至起而反叛,举家逃亡。太原、上党虽然沃野千里,夏粮却几乎颗粒无收。仅河东一郡,早已搜刮一空,再也无力支援王龁。

秦王稷恼怒。这日上朝,当着一干大臣,他一指张禄喝问道:

“为何粮草不够?为何河东、上党、太原颗粒无收?运往前线的粮草都哪儿去了?王龁、治粟都尉,还有河东郡守王稽,谁在说谎?谁欺君该严惩,啊!”

张禄躬身低头,双手抱拳,却是不说话。

河内秦军粮草不济,士卒半饥半饱,是实情;咸阳关中的粮草,源源不断运往邯郸,是实情;河内三郡夏粮几乎颗粒无收,也是实情。

真正的实情是,到秦昭王五十年十月,几乎年年在打仗,而且是仗越打越大。尤其是这些仗大多打得毫无章法,毫无必要。都是毫无目的四面出击,付出巨大,所获甚微,已经将秦先祖孝公自商鞅变法以来,几十年积攒下来的家底,打空了,耗尽了。

尤其是三年长平大战,两年苦战邯郸,不仅前线伤亡巨大,后方国库空虚,更使青壮劳力不是从军作战,就是运粮转输,劳力匮乏,土地撂荒,百姓苦不堪言。关中沃野千里,良田万顷,那是秦国最主要的粮仓钱袋,现在却只能靠妇孺老弱勉强耕种,基本是胡乱撒上种子望天收,以致粮食大幅减产,税赋入不敷出。这些话张禄已经对秦王稷说过无数回了,今日他不想再触霉头。故而他咬紧牙关,就是不开口。

果不其然,秦王稷骂完张禄,一指治粟都尉吼道:

“说话!尔司职治粟都尉,寡人亲旨叫你执掌河内粮草,粮草哪儿去啦?啊!尔是玩忽职守,还是受奸于敌?讲!今日若是讲不明白,拿尔严办!”

治粟都尉闻言再不敢装聋作哑,只好支支吾吾道:

“启禀吾王,微臣已尽全力。怎奈库中无粮,壮丁不足,故军粮筹措不济,罪不在臣,臣更没有受奸于敌。”

秦王稷大怒:

“妄言!长平大战寡人发兵五十余万,也没有因为人手不够,短了前方的粮草。”

治粟都尉不说话。

秦王稷一气之下,大喝一声:

“御史大夫安在?”

“臣在。”

秦王稷一指治粟都尉:

“罢官夺爵,交御史大夫府严惩。”

“臣冤枉!”

御史大夫赶紧挥手,叫两个侍郎把治粟都尉拖了下去。

秦王稷又大喝一声:

“少府安在?”

少府哆哆嗦嗦躬身施礼:

“臣在。”

秦王稷一指少府道:

“说,为何国库空虚,钱粮不济?”

少府战战兢兢回禀:

“回禀吾王,今夏,税赋减少,不、不足六成。”

秦王稷强压怒火又问:

“为何不足六成,尔讲!”

少府支吾半天才道:

“启禀吾王,想、想是各地征收不力。”

秦王稷大怒:

“屁话,去年还好好的,怎么转年各地官吏就变样了?”

少府不敢申辩。

“行了,休要废话了,为政不力,尔还有脸食少府禄?罢官夺爵,交御史大夫府严惩!”

少府心里喊冤,拿眼睛看着相国张禄求救。张禄却站一旁低着头,假装没看见。

张禄深知秦王稷,别看高兴了能为你的私仇,致书赵王劫持赵相,可是不高兴了说翻脸就能翻脸,六亲不认。这等时候,叫做狗撵羊群,不知道该咬谁。谁出声咬谁。

果不出张禄所料,秦王稷罢了二人的官,余怒难消,看见少府一个劲拿眼睛看向张禄,便拿手一指张禄喝道:

“说!你那河东郡守王稽,在干什么?啊!”

张禄闻言,心知暴怒中的秦王还是给他张禄留着面子的。既然是问王稽,要严惩也是严惩王稽。若是再不开口,叫老国王下不来台,把老国王气死过去,这就是不知道分寸,自己引火烧身了。

于是他赶紧躬身一揖道:

“启禀吾王,河东郡守王稽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