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71秦昭王为何两使范睢请白起敢抗旨杀呀?

(2021-03-22 09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71章 将相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1

司马靳神色紧张地朝白起禀报:

“侯公,秦子楚逢人便说,邯郸城里兵强马壮,赵军尚有主力,驻扎在代郡和邯郸两翼,王陵、王龁根本无力包围邯郸。还说,长平之战,赵军根本没有被全歼,他认识的几个尉校,都从长平安然返赵。朝中那些别有用心的宗亲大臣,都络绎不绝地拜访秦子楚,在下看要出事。”

“出什么事?”

司马靳看看白起,只见他黑着脸等着自己,到了嘴边的话,却没敢往外吐。

白起爬起来转一圈,走到门口抬头看看天,转头对司马靳不紧不慢道:

“长平之战,吾王亲赴河内,部署指挥。长平大捷,威震列国。大廷之上,吾王亲自嘉奖一干将伍。御史秉笔,载入典策,能出什么事?”

“啊是,侯公英明。”

“告诉军中一干将佐,不要听人胡说八道。我等为王为国冒死征战,建功立业,晋爵受赏,自然会有一些人心存妒忌。叫他们勿信流言,自己也不要流言蜚语。”

“在下明白,在下遵命,在下告辞。”

送走司马靳,白起在屋里转一圈,刚才的自信沉着,一变而忧心忡忡。

事情变得有点失控了。

如果诈坑长平的事情,变成满朝文武的公开秘密,如果太子、王孙,再加上张禄三股合力,一日在大殿上公开禀报,把这事挑明了,秦王稷便没了退路,如此一来,后果难料。

有那没脑子一点就着的人,比如蒙骜。也有那嫉恨我白起平步青云的人,比如司马错。更有那不扳倒我白起,他就不能安插死党,不能把持朝政为所欲为的人,比如张禄。这些人等,有一人出头,事情就不可收拾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白起提心吊胆,时时担心传来秦王的宣召。

这天下午,太阳已经偏西,看着夕阳穿过树林,洒在院落的草地上一地斑驳,白起突然感到一阵烦闷。

他命人牵出他那匹名为黑风的战马,又让人抬出全幅铠甲和刀箭,站在院中,让下人给自己全副武装披挂停当。望着几步远的战马黑风,白起心下思量,几年憋闷在家里,不知道还能不能上马驰骋了。

这么想着,白起挺了挺胸膛,大踏步走到黑风跟前,双手一扳鞍桥,猛一使劲,一个纵身竟然跃上了马背。接着他抖动缰绳,双腿使劲一夹,黑风就在场院中驰骋起来。

跃马临风的白起心里寻思,还行,威风尚在,还可以纵马杀敌。

也许,自己应该主动请缨,替换王龁去攻打邯郸,这样给吾王一个台阶,自己也好摆脱面前的困境。即使不能取胜,哪怕战死沙场,对吾王对自己也是一个不错的解脱。

如果真如传闻,赵胜去合纵列国了,那便是敌众我寡了。又有王龁、王陵久攻不下,粮草不济等借口,纵使战败退却,也是可以交代过去的。

这么想着,他便兜回马头,再一次纵马驰骋,左手摘下硬弓,右手从箭囊里拈出三支长箭,看准前方树桠上歇着的一只乌鸦,突然张弓搭箭,“刷刷刷”连射三箭。

也许是强劲的西风作怪,三支长箭贴着乌鸦的肚皮飞了过去。乌鸦一惊,振翅飞到房梁上,转头四下打量,不知危险从何而来。

没有射中乌鸦令白起心中不悦。

他扔掉硬弓,策马回转,飞驰到乌鸦刚才停歇的那棵树下,猛然拔出宝剑,飞剑向一个粗树桠劈了下去。

他以为树桠必定是应声折断,飞落马下。可是令他意想不到,只听“嘣”的一声,树桠没有折断,手中的宝剑却被崩脱了手,飞出一丈多远,可怜巴巴地跌落在草地上。白起自己也在马背上踉跄了一下,差点跌落马下。

这个时候,停歇在房梁上的乌鸦突然“呱呱”地叫了两声,像是在嘲笑白起的窘迫。

白起的兴头,一下子从山顶跌落到低谷。

当黑风驰回到庭院门口时,白起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气喘吁吁,甚至已经不能从马上下来了。

白起醒悟了,自己老了,即使亲赴前线,也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驰骋沙场了。

正在这时,下人来报:

“禀主公,相国张禄来拜主公。”

闻听张禄的名子,白起心头一下子翻起一阵厌恶和不平。

这就是魏国一个耍嘴皮子的骗子。这种人,就靠两片嘴皮子上下一碰,拍马屁,说鬼话,事成了全是他的功劳,事败了都是别人的过错。两嘴一碰,不费吹灰之力,官居高位,得封伦侯。

自己呢,那可是得提着脑袋跟敌人拼命啊,那都是真刀真枪,来不得半点的虚假马虎。到头来怎么样,满身是伤,九死一生,也不过就是个伦侯。

想起长平之战,白起更是火大。

就算谎报战功,那也不是为我白起呀!那是为国家为秦王,你张禄也得好处啊。好你个张禄,到处煽风点火,庆功宴上你就阴阳怪气。你想怎么着?想把我白起治个欺君罔上,斩首灭门?好啊,那我就还真要跟你斗一斗。我就不信,这把老骨头能栽在你手里。

曾经一闪而过战死沙场的念头,这时候被忿忿的不平一风吹散。

凭什么我要战死沙场,而他张禄,还有那一帮耍嘴皮子的说客,却永享富贵?

白起怒气冲冲对下人大喝一声:

“请!叫他张禄,到前厅候着老夫。”

说着话,自己动手解下身上的铠甲,“哗啦”一声扔在地上,又示意家臣扶他下马,然后大踏步奔后院而去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相国张禄在前厅白起的客堂里,坐了近半个时辰,也不见白起出迎,心里有些恼怒,也有些轻蔑。

就算你白起牛,秦国的英雄,百姓的偶像,我好歹也是相国,大面上你也得让我过得去呀。

再说了,你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,你这不是逼着我给你落井下石吗?

哎呀,一介武夫,就是有点缺心眼儿。

张禄心里正这么想着,突听身后传来一声震天响的喷嚏。

“啊——切!”

张禄回身一看,白起昂着头黑着脸,迈着四方步走了出来。张禄心中哂笑,心说你还跟我装大爷呢?这么想着,他也不起身致礼,只口中拿腔拖调道:

“武安侯公,多日不见,近来身体可见大好乎?”

“一时半会儿死不了。”

“那好那好,嘿嘿嘿嘿。”

张禄笑笑,心说我逗他一逗。我倒要看看,不可一世的武安侯,大难临头时是如何的窘迫。

于是,张禄稍稍往前凑了凑,故意体己地说道:

“侯公,王孙秦子楚从邯郸回来了,侯公没去拜会一下?”

“尔这是有意装糊涂吧?秦律有款,将相不得私交公子外戚。”

“哦——,那是那是,嘿嘿。不过本相可是亲自去了子楚府上,不为别的,我听说秦子楚从邯郸带回来很多,不利于侯公的消息。”

“于我不利的消息?笑话!”

“侯公你这就是跟本相见外了。你我将相,乃秦国之文武栋梁,吾王的左膀右臂。将相合力,则秦国强盛,天下臣服,反之,则两败俱伤,祸国殃民。”

“相国此言怕是过了,我白起可担待不起。”

张禄碰了一鼻子灰,心中恼怒,这就是给脸不要脸了。

如果说两年前长平之战刚刚结束,你白起是老虎,现在已经是纸老虎,死老虎了。你要是肯放下臭架子,主动示好,我张禄没准还可以放你一马,帮你一把。你不识时务如此,就别怪我不仁不义了。

这么想着,张禄把脸一抹,正色道:

“武安君,有一事,本相一直是百思不得其解。”

白起知道张禄说的是什么,故意不与应答。

“本相曾听说过邯郸学步,邯郸的女人行路优美,窈窕身段风摆柳,没想到竟也如此的凶悍善斗。五大夫王陵苦战一年,没能攻破邯郸。猛将王龁统兵三十万,复又猛攻一年,邯郸竟还安然无恙。武安君以为,这是孙武再世,邯郸女人一夜成精了,还是王陵、王龁撞见鬼了?”

白起没想到张禄如此直截了当,一时语塞。

张禄看出了白起的窘态,便不无得意地接着说道:

“所幸,有人替本相解疑释惑。王孙子楚从邯郸归来,带回来邯郸城中的真实情况。原来守卫邯郸城的,不是什么成了精的邯郸女人。赵军主力兵精粮足,尚有一部驻扎在代郡。而且邯郸左右两翼的信都、番吾都还驻有重兵,我军猛攻两年,竟不能实现对邯郸的合围。”

“那就靠你相国运筹帷幄了。”

“武安君此言差矣,本相才不会去给人擦屁股做垫背呢。本相只是好奇赵国哪来这么多人马?赵军四十余万,不是被侯公一举坑杀在长平了吗?”

“信口雌黄。”

“说得好,的确是信口雌黄。四十余万,一举坑杀,本相诧异,天下竟有这样的无耻之徒,信口雌黄这等怂人听闻之言。好在公孙子楚也为本相解疑释惑了。侯公一举坑杀的四十余万赵军将伍,很多人安然无恙地回到了邯郸。侯公你说,他们怎么回去的?从坟墓里爬出来的?”

白起无语。

“武安君怎不说话啦?给本相一个解释啊?”

“要听解释,只怕你没这个资格。”

“好,说得好。本相没资格要这个解释,这话说得好,这就是你武安君不识时务了。你给本相一个解释,本相还可以帮你遮掩,本相没资格要这个解释,但是本相却有资格进谏吾王,解铃还须系铃人,谁做的孽谁遭报应。白起,现在是你遭报应的时候了,哈哈哈哈!”

张禄有意拿话来激白起。

当今之势,决不能叫白起生出就坡下驴的心思,也决不能给他这个机会。

万一白起真的服软,同意领命去河内接替王龁;而万一他真就弄出点奇迹来,把邯郸打了下来,岂不是让这只掉进陷阱的老虎,重又放虎归山了吗?

毕竟邯郸城里赵军也己经苦战了两年,精疲力尽;毕竟秦王稷也是希望能够发生奇迹,维持他那张老脸。张禄甚至担心,只要白起去了,到了邯郸城下只要把大军安全地撤回来,转头再谎报个战果,说杀敌二十万,秦王稷一定是宁愿信其真,不会揭其假。

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一定要趁胜追击,一击毙敌。

被张禄如此紧着赶火,白起果然上当,怒火满腔,脸憋得通红。张禄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赶紧趁热打铁道:

“白起,本相此番前来,是向你传吾王谕旨。”

言罢,张禄站起身来,清清嗓子,整整衣冠,郑重其事道:

“吾王口谕,旨白起速赴河内,接替王龁,拿下邯郸,如若不然,罢官夺爵,严惩不贷。”

张禄故意省略了秦王稷“既往不咎”的许诺。

为了不使白起生出退路,他又紧追一句道:

“列国皆传,武安君战无不胜,攻无不克。本相倒是要看看,此言是真是假。若武安君真能统领疲惫之师,力挽狂澜,挫赵军拔邯郸,张禄甘愿为武安君牵马垫脚,哪怕俯身为奴。如若不然,则兵败祸国,自己被囚,绑缚东市,斩首灭门,愧对祖宗,遗臭万年。那,就怨不得吾王,也怨不得我张禄了,那是武安君你自己作孽的报应!”

白起大怒,一拍案几怒斥道:

“张禄,尔个魏国的逃犯,秦国的奸佞小人。我白起十六岁就策马从军,为吾王征战沙场,杀敌无数,克城七十余座。尔算个什么东西,也敢如此羞辱本公?”

“哈哈哈哈!侯公息怒,本相这也能算是羞辱?比起千夫所指,罪斩东市,这只能算是真挚的忠告。行了侯公,闲话少叙,本相只要你一句准话,好去回禀吾王。即刻领兵去拿下邯郸,侯公是去也,不去?”

白起再次上当了。

张禄描述的那幅兵败之后的悲惨下场,彻底坚定了白起死扛到底的决心,于是他冷冷地回道:

“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