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74史官写秦武王绝膑而死暗传什么血腥密事?

(2021-03-25 09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74章 秦武王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1

燕国距秦国两千多里,沿途关隘重重,如何才能叫燕国的军队入咸阳畅通无阻呢?

芈月想了一个办法。

她叫长公主把自己出嫁时乘坐的豪车空着,插着当年的符节,声言秦公主回国省亲,这才一路畅通,直入函谷关,很快过了灞桥。

秦武王四年八月底,临近岁末。

秦稷在一万五千燕军的护送下,进了咸阳城。此时芈月早已与弟弟魏冉密谋好了,见着秦稷和燕军来到咸阳宫都宫门前,魏冉立刻以咸阳宫卫尉的身份,下令放秦稷和燕军入咸阳宫。

燕军一拥而入,当时便控制了咸阳宫。

魏冉带着几个死党并百十来个咸阳宫卫士,径入咸阳宫内廷。几个内侍郎中冲出来拦阻,魏冉率先手起剑落,将一个郎中砍翻在地。身后死党也一拥而上,当时便鲜血四溅。

秦武王当时躺在御榻上养病,一眼看见魏冉提着滴血的佩剑,径入,心知不好。他跳起来要去抢自己的宝剑,无奈一条腿瘸了奔不利索,被魏冉一步抢上前去,一剑扫过去,把另一条好腿也给砍断了。

秦武王一头栽倒在地,撑起身子手指魏冉骂道:

“贼子大胆,竟敢犯上作乱!”

魏冉走上前去,照着秦武王的脸飞起一脚,当时踢翻在地,滚出去一丈多远。

秦武王挣扎着抬头,大骂大喊,满脸是血。魏冉也不打话,走上前去挥起佩剑,“呼”地一声风响,就听“咔嚓,咣当”,秦武王人头落地。

看着秦武王力大无比,此时却没了脑袋,壮硕的身躯在地上抽搐翻滚,魏冉上前踢一脚,跟着朝手下的百长挥挥手。众人会意,当时四下散开,见人就杀,不一会儿便将一干阉侍奴婢杀净灭口。

芈月进入咸阳宫,叫鸣钟召大臣上朝。

一干文武大臣闻听极庙钟响,担心秦武王病情,赶紧前来咸阳宫大廷朝会。

进了大廷正殿一看,秦稷坐在秦王的御座上,年近五旬的老太太芈月错后半步也坐在章台上,又错后半步坐着秦武王后魏夫人,一身丧服,脸色煞白,浑身不住地颤抖。

众人惊骇,四下看看,魏冉等一干咸阳宫卫士仗剑而立,原本应该四下侍立的中郎侍郎皆不见踪影,心知不好。

这时芈月坐在章台上宣布,秦武王重伤不治山崩,秦稷继位秦王,自己晋升太后摄政。

说完了,回头问秦武王后,问了三声,秦武王后坐着点点头。

芈月恫喝一声:

“说话!点头算什么?”

秦武王后吓得一哆嗦,跟着抹把眼泪,浑身颤抖着低声道:

“太、太后所言,皆是。”

跟着,芈月尖厉着声音喊道:

“来人,秦王谕旨,将与先王举鼎,至先王山崩的逆臣孟说,于大廷正殿阶下,枭首夷族,群臣监斩!”

魏冉应一声:

“臣遵旨!”

转头朝殿外吆喝一声:

“押上来!”

孟说并一家人五花大绑,被押在大廷正殿的台阶前。

“斩!”

一干咸阳宫卫士挥剑杀人,鲜血四溅,人头滚滚。

芈月一指杀人现场,也不说话。

群臣明白,敢有不服者,这就是下场。

一切就是这样从天而降,眨眼间天翻地覆,叫一干宗亲大臣,还有秦武王的长弟,爵至大庶长的秦壮等,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,目瞪口呆之际,一切早已琢木成舟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2

惠文太后就是当年带着芈月姐弟一对小奴隶,嫁与秦惠王的楚公主。芈月姐弟能够活下来,不能不说是惠文太后的恩情。芈月勾引秦惠王,惠文太后没有惩罚,而是默许,这才有芈月摆脱奴婢身份,成秦惠王良人芈八子,这才生下儿子秦稷等有了今天。

老太后万没想到,芈月用这等残暴、卑鄙的手段,帮她儿子秦稷篡位,很生气,很愤怒。

秦武王有十来个弟弟,就算秦武王真的伤重山崩,兄死弟继怎么也轮不到芈月的儿子秦稷。

秦国人憨直,自公元前2100年大费得赐嬴氏,至秦武王死,传承四十三代一千八百余年,这其间只发生过三次非正常废立事件,平均六百年才有一次。

相比其他诸侯国,比如卫国,那是根正苗红的周武王胞弟,自公元前1046年立国,到秦武王死时三十六代七百四十年,就发生过十八次弑君篡位的事情,平均四十四年一次。两代卫君,就有一个是弑君篡位登基。

在秦国这仅有的三次废立中,也没有出现过兄弟为争夺王位,相互残杀的事情,反而有一件三兄弟谦让王位的事迹,被载入史册,流传千古。

三兄弟的老大,是秦宣公。

公元前677年,秦德公迁都雍城修建了大郑宫,在位两年山崩,长子宣公继位。

秦宣公有九个儿子,度其才能都不如自己的两个弟弟,尤其是三弟秦任好,于是秦宣公临终前就没让儿子继位,而要把君位禅让给三弟秦任好。岂料秦任好因有二哥成公在,兄死弟继轮不到自己,坚辞不受。兄弟二人谦让一番,最后还是由成公继位。

秦成公有七个儿子,临终前他也没让儿子继位,再次禅位,终于把君位传给了弟弟秦任好,史称秦穆公。秦穆公果然雄才大略,在位几十年,雄霸西戎,辟地千里。

现在芈月好样不学,竟然借助外国出兵,血溅咸阳宫帮她儿子篡位,千古未有,无耻无道,老太后悲伤愤怒。

这时候,秦武王的二弟秦壮,又把为秦武王治伤的御医找来,当着老太后的面叫他实话实说,秦武王是怎么死的。

御医不敢隐瞒,伏地叩首道:

“启禀太后,髌骨之伤绝不会致命。臣不知先武王何故山崩,然绝不是绝膑而崩。”

秦壮就把自己的推断,听来的说法,都一股脑和盘托出。是芈月、魏冉,还有秦稷弑君篡位。

秦武王是惠文太后的亲儿子。老太后一听这话,当时气得浑身发抖,拿手指着殿门外骂道:

“这小贱人猪狗的贱命,怎生得如此歹毒的豺狼心啊!啊?”

想想气不过,她便一指身边一个老奴婢道:

“你去,这个小贱人是你拉扯大的,你去把她叫来,孤要问问她,哪儿学来的这一套?怎下得了手,啊?她要干什么?”

那老奴婢不敢违拗,战战兢兢进了咸阳宫,见到芈月,哆哆嗦嗦把老太后的话,掐头去尾、和颜悦色地对芈月说了,最后说一句:

“老太后唤太后去。劳烦太后去一趟,把那不实之词,在老太后面前洗脱了,也宽慰老太后几句,别气坏了身体。”

芈月等那老奴婢说完,笑嘻嘻道:

“谁跟老太后说这等瞎话?”

老奴婢支支吾吾。

芈月哼哼一声冷笑:

“哼,不说我也知道,是不是秦壮等一干公子?”

老奴婢点点头。

芈月转头对魏冉道:

“听见没有?庶长秦壮等公子,正在与老太后一起谋反,怎么办?得赶紧平叛。”

“愚弟明白。”

魏冉转身要走。

那老奴婢一听,赶紧摆手:

“没有没有,秦壮公子就是来诉诉苦,老太后绝没有反对八子的意思。”

芈月叫住魏冉:

“慢着。去,拿个锦匣来,把这老贱奴的人头装着。待杀了秦壮等诸公子,都给老太后送去,叫她看了长命百岁。”

那老奴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苦笑笑,正要询问,魏冉早已一步上前,横着一剑挥过去,“扑通”一声,老奴婢人头落地。

芈月面不改色走过去,提起老奴婢的人头,在奴才呈上来的锦匣中装好,盖上盖子,又用一块丝绢擦干净血迹,绑上丝带,这才对魏冉道:

“这个留孤这儿,你去取诸公子的人头来。”

“弟遵命。”

魏冉转身出去了。

当晚,魏冉就仗着燕军封锁咸阳城的宵禁,带着咸阳宫卫士,挨家挨户,将大庶长秦壮等一干秦稷的哥哥十来口,连同妻子儿女,奴婢舍人,杀得一干二净。

第二天早起,芈月叫自己的一干婢女捧着一溜锦匣,乘车去甘泉宫给老太后请安。

进了内廷,她先装模作样朝老太后道个万福,嘴里道:

“奴婢给主子老太后请安。”

老太后拿手指一指芈月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芈月却接着道:

“新王登基,奴婢晋升太后,重礼谢老太后当年养育,昔日栽培之恩。”

说完,朝身后一挥手,一干婢女把一溜锦匣码放在老太后面前。

惠文老太后一时迷惑了,芈月没像秦壮说的那样不堪,你看这还口称奴婢,还送来这些个厚礼,于是她便一指芈月道:

“芈八子,主子问你,有人告你弑君篡位,可是当真?”

芈月笑笑:

“老太后圣明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老太后看了礼物自然就明了。”

老太后闻言,不觉点点头。

芈月轻声细语:

“打开。”

十几个婢女应一声:

“奴婢遵旨。”

同时打开锦匣,只见一溜人头血迹未干,正中间就在老太后脚边的,一个是老奴婢,一个就是秦壮。

老太后一吓,一头栽倒在地,当时气绝。

芈月伸头看一眼,掏出块绢帕捂着鼻子,转头朝她弟弟点点头。

魏冉会意,一声令下,卫士如狼似虎,四散于甘泉宫,将当年芈月入秦时的奴才婢女,不管是有仇有恩的,都杀得一干二净。

看看咸阳的事情都做完了,芈月打开咸阳宫府库,重赏燕国统兵的将军,嘱咐他回国后谢燕昭王并长公主。

燕国的军队离开咸阳回到燕国,向燕昭王复命。

燕昭王一听事情办得漂亮,日后有秦王稷当朝,燕秦连横,可以雄霸诸侯,很是满意,又赏了带兵的将军。

那将军要卖功,又去回禀老太后长公主邀功,哪知长公主一听,芈月杀了惠文太后,那是她的亲娘,当时气得浑身发抖,从此一病不起,没多久就撒手而去。

至此,所有当年压在芈月头上的主子、大人都死了。

芈月比她娘青出于蓝,从十八层地狱一跃而登九层天庭,眼看着为所欲为,可以称王称制,君临天下,再也无所顾忌了。

可是万没想到,还有人敢跳出来作梗。

          3

阴谋诡计,宫廷政变,夺取王位是一回事,镇服群臣,统治一个国家,却是另外一回事。

秦王稷登基,芈月号宣太后想要临朝称制,第一次大朝就碰了钉子。

那日魏冉兼职郎中令,山呼一声:

“太后、吾王临朝,群臣拜见啦!”

芈月领着儿子秦王稷,从屏风后转出来,坐定了,等着群臣伏地叩首,山呼万岁。

岂料只几个文臣伏地叩首,一班武将却立着不动,当头的是老将司马错。

芈月大怒,一指司马错喝道:

“尔个老东西想造反!”

司马错直挺挺站在那里,抬头瞪眼道:

“太后坐章台,秦无此祖制。”

芈月一拍案几:

“孤就要开天辟地。”

司马错不亢不卑回一句:

“天地不容。”

芈月一愣,万没料到,咸阳宫都杀成这样了,竟然还有人敢杠头找死,她尖利地喝一声:

“来人!”

魏冉按剑立于章台下,闻听芈月喊来人,赶紧拦住:

“禀太后……”

趁着芈月一愣神的功夫,魏冉几步蹿上章台,附耳上前小声道:

“不可,万万不可。”

芈月转头瞪着他弟弟。魏冉背着身使劲摇头。

司马错是三朝老将军,战功显赫。秦惠王后元九年,司马错灭巴蜀二国,这在秦国是开天辟地前所未有的大胜利。秦惠王十年他又为主将,一举攻占义渠国二十五座城池,基本就把义渠国吞并了。司马错的战功,只有后来秦王政一朝的王翦、王贲父子可以比肩。军中将尉,很多都是司马错的部下,你要把他杀了,万一各地反起来,麃骑军和咸阳宫卫,只能站岗放哨,搞个宫廷政变行,真打起仗来,哪里是那野战军的对手。

魏冉用急切的声音,在芈月耳边把这番话嘀咕一通。

芈月不服,心说老娘先杀了他,我就不信各地敢反。

魏冉见芈月一瞪眼,知道她的心思,赶紧又低声道:

“太后看。”

“看什么看?”

“看司马错腰间。”

“腰间怎么地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