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83商鞅是相国列侯要跑路还弄不到本护照?

(2021-04-08 09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83章 灭门之言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1

魏无忌一拍案几,指着唐雎骂道:

“一派胡言!尔信口雌黄,强词夺理!”

“嘿嘿,公子勿恼,老朽哪里就强词夺理了?”

“秦人乃虎狼,只有合纵亡秦,才长治久安,才合天道顺人心。此乃天下共识,贵贱皆知。”

“嘿嘿,公子言之有理,言之有理。不过老臣以为,天下之事,有理未必可行,可行不见得能成。列国素来各怀私心,合纵易解而难成。苏秦,天下说客无出其右者,且同时任六国之相而主持合纵,结果秦军一出函谷关,六国联军就作鸟兽散。何也?皆因六国各有私利也。楚国出兵那是做做样子。列国不可信,合纵亦难成,亡秦不可得也。”

在魏国的朝中,若以对秦国的态度划分,唐雎是亲秦派,魏无忌是仇秦派。唐雎主张明里结交秦国,暗中支持韩赵,有可能就向南发展蚕食楚国。魏无忌作为魏国的王族正统,痛恨秦国夺取河西之地,又迫使魏国向东退却一千多里迁都大梁,因而坚决主张联合韩赵结交齐楚,天下合纵,共同灭秦,以收复失地,还于旧都。

魏无忌闻听唐雎说“亡秦不可得”,顿时恼怒:

“那依尔之见,当如何才能消灭秦国?如何才能收复失地,还于旧都呢?难道向秦国俯首称臣,秦人就能仁义大发,而自取灭亡吗?”

“嘿嘿,公子所言极是,秦人不会仁义大发,也不会自取灭亡。不过古人云,两国征战,其胜负在国不在兵,在政不在谋。国强方能兵胜,政通才能谋成。秦国原是西北边陲的一个小国,土地贫瘠,人口稀少,何以发展到今天,国富兵强,列国忌惮?故而欲与秦人争胜负,当先富国强兵。欲富国强兵,当先效其变法图强。”

魏无忌闻言,“啪”地猛一击案,一指唐雎喝道:

“此乃灭门之言!”

闻听此言,唐雎一吓,立刻便噤声不语了。

魏王圉看看唐雎,又看看魏无忌,想要缓和一下气氛,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。

群臣也都怪异,刚才还好好的共议国事,怎么突然就剑拔弩张呢?

怎么魏无忌一句“灭门之言”,老臣唐雎就吓得枯坐不语呢?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2

唐雎与魏无忌的廷辩,的确是一场牵扯到杀头灭门的争论,它关系到魏国的发展战略,往哪里使力,如何达成。两人矛头所指,却又极力避讳的,是一个八十年前就死去的人,他便是秦国的相国列侯商鞅。

商鞅是卫国的王子,跑到秦国帮助秦孝公变法,后来被秦孝公的儿子秦惠王车裂灭门。

唐雎主张与秦国修好,争取时间,向秦国学习变法修政,来富国强兵。他提出来的富国强兵之策,就是学习商鞅在秦国的做法,废除贵族的井田制,而授田于民;废除贵族世袭制,而以军功晋爵。授田于民,多产归己,民肯干多干,则国富;军功进爵,简拔能人,民肯战善战,则兵强。国富兵强,才能最终与秦国在战场上争胜负。

然而唐雎所说的废井田,废世袭,对于王室贵族的魏无忌来说,无疑是挖祖坟,绝子孙。人生在世“富贵”二字。有井田才有财富,有爵位才有尊贵,能世袭才能富贵以遗子孙。所以,魏无忌才会怒不可遏,击案骂道,“此乃灭门之言”。

魏无忌此话不是危言耸听,诸侯列国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。

往远了说,秦国的商鞅为此被车裂灭门了。往近了看,当年吴起在魏国为将军,执相印,也曾想这么做,可是还没等他开口,就被贬到河西去跟秦国人打仗送死去了。吴起害怕遭害,逃亡去了楚国。到了楚国他又想这么做,刚开了个头,就被楚国的贵族明晃晃,乱箭射死在楚王宫里。燕国的相国子之,何等的能耐,他都已经说动了燕王哙把王位让给他,可是刚要变法,就被以太子为首的燕国贵族杀死了。

人人皆知不变则亡,可是却又深知,谁变谁死。

周天子一朝,国家只是个空架子。周天子把国土分封给子弟功臣,立了一百多个诸侯国。诸侯再把自己的国土分封给王亲国戚子弟功臣,这就又立了无数个士大夫的封地食邑。士大夫再把土地分给众多的儿子,这就数不胜数了。

用一个形象的比喻,周天子的国家就如同一个大包,大包里套着一百多个小包,小包再套小小包。人民土地钱粮都是最终装在那一个个小小包里,真要着急往外拿钱出力的时候,大包仅是个空口袋,小小包你也不知道哪个里面有钱,知道了他也不一定让你往外拿。就是让你往外拿了,等一个个小包凑够数了,机会早过去了,国家早战败灭亡了。

若是大家都安于现状,各自经营自己的小包也行,可是没有这样的可能。

国家的土地越分越少,一代生一代越生越多,都要分,没得分了,只好内部兼并外部掠夺。

想法不兼并不掠夺行不行?不行。内有人心贪欲,外有儿孙不断地生出,这就跟生物进化一样,要想停下来叫生物都不进化,那只能是痴心妄想。弱肉强食这是自然界的规律,宇宙的法则,人类社会也是如此,没有例外。

这种情况,当时很多有识之士都明白,也提出了许多变法主张。根子就是取消大包套小包再套小小包这种国家制度,把钱都装在大包里,功臣子弟要钱都依法从大包里拿。最先实行这种改革的,其实还是魏国。魏文侯时任用李悝变法,在诸侯列国间率先改革,所以一段时间里,魏国超乎寻常地强大起来。

可是,这里有个难题,你想把王亲国戚子弟功臣的包包取消了,谁来动手?无非是王亲国戚子弟功臣中掌握权力的人。这就好比让一个人自己拿着刀子割自己的肉,如何能办到?就算有一个人目光远大,甘愿奉献,其他贵族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干。故而魏国李悝的变法,仅仅变了个皮毛,最根本的东西没有变。列国也都先后出现过一些有识之士要变法,结果不是半途而废就是还没开始就失败了。

商鞅是个奇迹。他本身是贵族,还是个外来户,可是他在秦国的变法却获得了成功。秦国一举废除了各种势力的大小包包,人财物都装在国家一个口袋里,全国人民一条心发展壮大。故而几十年间,秦国就从一个边陲小国,发展到今天傲视群雄,独步天下的境地。

唐雎从小就对商鞅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他常挂在嘴边三句话:

“商鞅大能也。”

“商鞅大伟也。”

“商鞅大奸也。”

这话猛一听叫人不明白,如何大能、大伟,却又大奸呢?

天下无数聪明人、能干人,想干,却都干不成的事情,商鞅干成了,岂非大能乎?

秦惠王要杀他,他有反叛、逃亡等各种生路,却偏偏选择束手就擒,慨然赴死。他这一死,保证了秦国不乱,新法不废,变革继续,这才使秦国持续八十年,无论秦王贤愚,靠着惯性也能不断发展,蒸蒸日上。为理想献身,岂非大伟乎?

商鞅变法树立了一个样本,各国照着一抄,就能使秦国变法的优势荡然无存。可是商鞅这一死,从此断绝了列国的变法之路。天下能人智士,瞧着商鞅的下场,便再没人敢学秦国效商鞅行变法了。对诸侯列国,尤其是魏国而言,岂非大奸乎!
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魏无忌一句“此乃灭门之言”,唐雎立刻噤声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前车之鉴,血淋淋的教训。

当然,唐雎也不是不为魏国的日益衰落着急,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,越来越世故,越来越灰心而已。

二十岁的时候,唐雎还是相府的一个门客。那时的他,逮住机会就会向相国和魏惠王进谏,要废井田废世袭来个彻底的。魏惠王没搭理他,王公大臣也没把一个门客的话当事,唐雎不知道自己捡了条命。

魏惠王死后,儿子魏襄王继位。魏襄王死了孙子魏哀王继位,魏哀王又死了重孙子魏昭王继位。等到重孙魏昭王再死了灰孙子魏王圉继位时,五朝君主七十多年过去了。每朝每代唐雎都要提他的主张,只不过方式变得越来越圆滑,越来越隐晦。

二三十岁的时候,他是敢说敢做。那个时候,要是有个贤明君主赏识他,给他个权柄让他主持变法,他真能义无反顾,死而后已。到了四五十岁,就变成说而不做了。找机会他还会说,毕竟这与自己与子孙后代休戚相关,可是你要让他去做,他便会叹息一声道,“臣老了,怕是难当大任,有负王恩。”到这个年岁他已经看明白了,就算自己为国家前途子孙利益,愿意忍痛先割自己的肉,也没人念你好,最后也一定是犯众怒,当替死鬼。所以,唐雎不做却还说的意思是,江山是你魏王的,这事还应该你自己挑头干。

到如今,唐雎九十多岁了,他已经修炼成了话到嘴边,可说可不说了。

        3

魏王圉在大殿上没把邯郸之事吵吵明白,回到后宫心里不踏实。

唐雎、魏无忌说得都有理。赵国亡了秦军马上兵临大梁,这还了得?可是救赵击秦,就算救下来了,秦国得罪了,赵国也缓过来了,这不平白无故增添了两个敌人吗?

思来想去,还是唐雎的主张靠谱些。

魏王圉就叫身边的一个内侍,悄悄地把唐雎叫到内廷问话。

“臣唐雎,叩见吾王。”

“老先生快快免礼,赐座。”

“臣谢吾王。”

魏王圉也不废话,上来就问:

“卿说秦国人打不下邯郸,何以见得?”

“启禀吾王,古人云,夫战勇气也,一鼓作气,再而衰三而竭。秦军在邯郸城下已经打了两年了,早已是勇尽气竭,甚至连强弩之末都谈不上了。而且臣听说,长平、上党的百姓逃亡严重,今年夏粮颗粒无收。秦军怕是连吃饭都成问题了,它如何能打下邯郸?只不过秦王要面子秦臣阿谀,没人肯进言撤兵罢了。”

魏王圉拿起赵胜夫人的信指给唐雎道:

“可是邯郸城里,早已是炊骨易子而食了,焉能持久?”

唐雎嘿嘿一笑道:

“吾王圣明,这不过是赵胜危言耸听,演的苦肉计而已。”

“卿如何这般肯定,此乃赵胜苦肉计?”

“吾王明鉴,若邯郸炊骨易子而食,必得秦军围死邯郸。若秦军围死邯郸,王姐求救的使者如何能往来自如?他赵胜率庞大的使团,远赴千里出使楚国,钱粮重礼,又如何出得来,回得去?”

魏王圉一听,有理!

寡人要是围了你邯郸,第一就要防止你出城求援。哪能这般让你的信使出出进进?还让你相国大摇大摆地去楚国合纵?

可转念一想,他又疑惑:

“赵胜为何要演这场苦肉计?”

“臣请吾王展图,一看便知。”

魏王圉回头叫内侍道:

“来人,拿图来。”

内侍赶紧趋步下去,不一会儿又回来了,后面还跟着一个内侍。二人走到魏王圉跟前,伏地一拜,爬起来“哗啦啦”在魏王圉的御案前展开地图。

唐雎爬起来,拄着拐杖走到地图前,凑上去几乎把脸贴在了地图上,上下左右寻摸一番,看上去就跟一只小狗,拿鼻子在地图上嗅了一番般。一通嗅完,这才后退半步,拿手一指,估摸是上党盆地道:

“吾王看这里。前番,韩国上党郡守冯亭,将韩国河内上党郡十七座城邑,送与了赵王。楚齐燕,连同我魏国,心中不免怏怏。然者长平一战,赵复失上党,必不心甘。又丢太原,剜心割肉。若赵国独自击败邯郸城下的秦军,必不敢深入追击,担心燕齐楚,还有我魏国,会趁机东进。现在赵国示弱于列国,让列国以为赵国岌岌可危,亡国在即。列国若发兵救赵,赵便再无后顾之忧,便可大举反击。不惟击败邯郸城下的王龁,更能一鼓作气,将秦人赶出河内。若如此,吾王再看赵魏大势……”

魏王圉看看唐雎,复又看看地图,问道:

“赵魏大势如何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