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84秦昭王问百岁唐雎长寿之道怎秦妃掩面

(2021-04-09 09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杂谈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84章 唐雎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

魏王圉看看唐雎,复又看看地图,问道:

“赵魏大势如何?”

“吾王圣明,赵国大败秦人,上党郡归赵自不必说,秦国的河东郡也可顺势而下。而我魏国出兵十万,得罪了秦国,却因兵力有限,无力与赵争。必一无所获。如此一来,赵国便一战而取上党郡与河东郡,再收复太原郡,赵国便成为中原第一大国也。一旦赵为中原大国,必然野心膨胀。一日欲起,夺我魏国的河内之地,岂不易如反掌?到那时,吾王虽救赵,却反被赵侵,只剩大梁这一弹丸之地,何以保王宫社稷?何以续先王祭祀?”

魏王圉看着地图,果然是触目惊心。

他想点头表示赞成,突然又想起了弟弟魏无忌总是挂在嘴边的话,便拿它问唐雎道:

“可是,秦国乃好战之国,秦王又贪得无厌。魏国历代都吃尽了秦国的苦头。与秦为友,不亚于与虎为邻。”

“吾王圣明,列国之间,无永远之友,亦无永远之敌。秦国好战,列国亦无不好战。若非如此,焉能有列国兼并,天子所封一百五十余诸侯而成今日战国七雄哉?”

魏王圉一愣,不觉点点头。

唐雎接着道:

“若言魏秦交恶,彼时魏有河西之地,秦要向东发展,必然要攻魏。可如今魏国退守大梁,不与秦国接壤。吾王明鉴,自先王迁都大梁以来,叫魏国吃大亏的,谁也?”

魏王圉一愣,正待反问,唐雎却已把答案说出了口:

“不是秦国,而是魏国的近邻,赵国和齐国也。”

魏王圉一想,有理。

叫列国津津乐道的围魏救赵,就是齐国与赵国联手算计魏国。赵国在邯郸城下牵制魏国的主力,齐国派田忌、孙膑偷袭魏国大梁,围点打援。魏军主力慌忙回援,却不想在桂陵中了埋伏,全军大溃。跟着没几年,又是赵齐联手,还是田忌和孙膑,又在马陵伏击魏军,结果魏将庞涓战死,太子被俘。

魏王圉不禁打了个冷战,这次赵国苦肉计,会不会又是围点打援的阴谋?叫我魏国去救赵,然后让齐国抄我的后路?

不对。这回没准是赵国和秦国联手!

赵国两年前就来使求救,就说邯郸危在旦夕了,怎么两年过去了还好好的?早就说炊骨易子而食了,怎么易子吃不完?如何你们的使臣来去自由,畅通无阻?

既然秦军在长平坑杀了赵军降卒四十余万,赵国的主力就应该被消灭殆尽了,秦军为什么两年了不拿下邯郸?这不分明是为了诱使魏国上钩吗?

秦赵原本同宗,先人名叫造父,是给周缪王驾车的。原来他们这是兄弟俩合夥演的苦肉计!秦军表面上是在围困邯郸,其实早已布下天罗地网,单等多管闲事的去自投罗网。魏军前去解救邯郸,岂不正中秦军的圈套?

魏王圉痴愣愣呆坐在那里,被自己的遐想给吓住了,同时又陷入一团乱麻中不能自拔。

好一会儿,他怯怯地问:

“秦国人靠得住吗?”

“吾王明鉴,魏国东有强齐,南有大楚,北有彪悍之烈赵,西面还有一个旗鼓相当的韩国。魏国要想在这四国中立于不败之地,必须结交秦国为援。魏自迁都大梁后,齐楚赵韩之所以不敢犯大梁,岂不正因为魏国有秦国为援也耶?”

“秦国人不会和赵国合谋算计寡人?”

“臣以为不会。前番齐楚合兵进攻大梁,其兵力足以灭魏。魏所以不灭者,岂不正因为秦国发兵来救否?”

唐雎这一说,提醒了魏王圉。

对,有这么档事。九年前,魏王圉十一年,那次确实是多亏了秦国发兵救援,而且那一次也有今日这样一番争论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2

魏王圉十一年是秦王稷四十一年,那一年齐国和楚国联合发兵进攻魏国。齐国从东面,楚国从南面,两路夹击魏国的都城大梁,明里要魏国割地求和,实则就是想瓜分魏国。

这时候魏无忌主张向赵国求救,唐雎主张向秦国求救。

魏无忌道:

“王兄明鉴。秦为虎狼,求救于秦无异于引狼入室。”

唐雎道:

“吾王明鉴,秦国狼远,赵国虎近。赵军南下救魏,必途经我河内之地,臣料其必再施假途灭虢之计,将我河内之地据为己有。”

魏王圉听二人所言皆觉有理,想想还是与魏国并不接壤的秦国牢靠些。于是他就安抚了魏无忌几句,然后话锋一转,下旨派使者向秦国求救。

魏无忌不满,撂下一句“王兄此举徒劳无益耳”,一甩衣袖,站起身来走了。

果然,魏国连续向秦国派出了几批使者,却不见秦国有任何救魏举动。魏王圉有点急了,把唐雎叫来,没好气地埋怨道:

“寡人听卿之言,可是秦国却不见动静。寡人早说过,秦人不可信。”

唐雎道:

“吾王勿虑,臣请亲往秦国说秦王,定使秦军先于臣抵大梁。”

魏王圉不信一个九十岁的老头儿能够有此能耐,他甚至担心唐雎能不能走到秦国,能不能见到秦王,能不能回得来。

可是事情紧急,既然你要去,主意是你出的,事情要是办不成,自然要找你算账,那你就去吧。

于是唐睢就打点行装,一路日夜兼程来到秦国。

    秦王稷原本并不打算接见魏使,可是听说这回来的是个九十岁的老头儿,不免好奇如何能这般长命。

这年,秦王稷他娘宣太后八十岁,已经卧床不起了,秦王稷自己也快六十了,于是破例在内廷接见唐雎。

内侍一声唱喏:“秦王宣魏使上殿啦!”

唐雎缓步上殿,来到秦王稷跟前,略一施礼,昂然不拜。

秦王稷正要发作,定睛一看,呵,这使者真是够老的。满脑袋头发几乎都掉光了,只剩耳朵根儿还有那么几十根,宝贝似的拢在脑后。脸上的皮肤干巴得使劲抽缩到一堆,嘴巴瘪着一定是牙都掉光了。只有两只眼睛还炯炯有神,四处乱转,一点也不安分。

这老头儿能活这么大岁数,想必是成精了。寡人若能如此,还有三十余年的阳寿王威,那多好呀。

这么想着,秦王稷脸色缓和,悠悠地发话道:

“老先生这把年纪,还远赴千里,来见寡人,想必是魏国危急,魏王旦夕而亡耶?尔不用说了,寡人都知道了。”

唐雎嘿嘿一笑回答道:

“嘿嘿,回禀大王,魏无危急,乃吾王杞人忧天也。然老朽既为魏臣,魏王使臣,臣不敢不行。大王不用搭理老朽,并前番后来魏使。”

“嘿,尔这老东西……,岂有此理?”

秦王稷嘴里骂着,心里却更加好奇了。

唐雎却大咧咧走到秦王右手的尊位上,转头对侍立一边的秦王内侍道:

“怎么还愣着?还不赶紧过来扶长者落座。”

 内侍看看秦王,秦王稷看看唐雎,想他这把年纪怕是自己坐不下来,就努努嘴。内侍上前扶唐雎落座。

唐雎落座后,又伸手捋了捋他那脑后精贵的几十根头发,这才徐徐道:

“大王不必替魏王担忧,魏国好歹也是万乘大国,焉能这等轻易就被齐楚灭亡哉?再者,他们也就是要点土地城池,万不得已,与之,其兵必罢。”

秦王稷一听心里纳闷,这什么意思啊?整个一个吃里扒外的混蛋,跑我这儿打镲来了。那你这老东西不远千里干嘛来了?

他正要义正词严地用人臣的本分,教训一下这老头儿,唐雎却又接着说道:

“老朽并不担心魏国灭亡。魏国若是被齐楚吞并,老朽一样可以拜齐王楚王为臣,子孙富贵无忧。只如此一来,白白便宜了齐楚,叫其不费吹灰之力,扩张土地人民。齐楚强,则秦弱。秦弱,则大王社稷危,子孙忧。故而老朽以为,若为大王计,不如秦国发兵佯作救魏。齐楚闻听秦国救魏,必然退兵。大王兵不血刃既有存魏之美名。魏国感念于秦国的恩德,必然西面事秦。秦魏联手,何愁韩赵不灭?韩赵亡,则秦兵进中原。秦先祖穆公遗愿,几代秦王未竟大业,大王不过劳动十万卒,便唾手成。如此事半功倍,何乐不为?”

秦王稷心觉有理,起码不能便宜了楚国和齐国。于是他便点点头对唐雎道:

“老先生言之有理。寡人决定发兵救魏。来呀,设家宴,寡人要款待老先生。”

唐雎一看秦王不下旨出兵,却要设家宴款待他,有名堂。如此礼遇必有所求。于是他就得寸进尺道:

“大王盛情老朽本不该谢却。只是吾王派老朽来是恭请秦王发兵救魏。救兵不出,老朽却与秦王举樽欢饮,为臣不忠,折寿。”

秦王稷设家宴是当着文武大臣不好意思问,他是急于想知道唐雎的长寿秘诀。一听这话,心知被他拿住了。只好当真下旨道:

“来人,传寡人旨,于函谷关一线集结兵力,三日后兵出函谷关,一路向东张扬救魏。”

一旁侍御史提笔在笏板上记下秦王谕旨,然后伏地一拜:

“微臣得旨,于函谷关一线集结兵力,三日后兵出函谷关,一路向东张扬救魏。”

当时散朝,唐雎回到传社,闭门不出,谁请也不去。只说是长途劳顿,身体有恙,卧床难起。一连数日,直到闻听秦军确实已经出函谷关了,这才爬起来出门去咸阳宫赴宴。

秦王稷的家宴设在王宫内廷,没有大臣,只有几个宠妃作陪。酒过三巡,宾主微醺之际,秦王稷朝唐雎倾身问道:

“敢问老先生如此高寿,平日里如何补养,一日三餐,是吃肉啊还是吃素耶?”

唐雎嘿嘿一笑道:

“老朽的长寿秘诀,怕是大王学不来。”

“老先生如何就断定寡人学不来?”

“不近女色,大王可能行否?”

秦王稷一听皱了皱眉头,咬咬牙说:

“若是能使寡人活到老先生这般高寿,寡人可以照此修炼。”

唐雎又嘿嘿一笑道:

“老朽说的是一辈子不近女色。”

“老先生此乃戏言否?身为男儿,怎可能一辈子不近女色。”

“老朽就能。”

秦王稷拉下脸来:“

“妄言!老先生定有祖传秘方,只不肯告与寡人罢了。寡人如此礼贤下士,设家宴请尔一魏臣,尔竟如此知恩不报,实在是可恶。”

唐雎闻言,弯腰躬身,双手撑地,呼哧吭哧地站起来,抱拳一揖道:

“大王若如此说,老朽就把这祖传秘方献给大王。”

 说完,当着秦王稷的几个妃子,撩开衣服,一撒手,“呼啦”一声裙裤落地,(删14字)。当时羞得妃子们尖叫着掩面四散,秦王稷满脸窘迫,唐雎却哈哈大笑。

秦王稷气得一拍案几,一指唐雎骂道:

“尔个老混蛋,甚是可恶!”

唐雎也不气恼,伸手提起裤子对秦王稷道:

 “你看看,老朽不说吧,大王怪罪老朽祖传秘方不肯示人,老朽豁出去了示与大王吧,大王又骂老朽老混蛋,怎里外都是老朽不是呢?”

 

秦王稷一时兴头全无,唐雎却大咧咧系好裤子,坐下来又吃又喝。一面吃喝一面对秦王道:

“若求女色之愉,便无长寿之命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矣!”

秦王稷拿唐雎没办法。

唐雎在秦国吃喝玩乐数日后,离开咸阳向东返国,走到半道就听说齐楚联军已经退兵了。于是唐雎弃车登船,沿黄河顺流而下,一路欣赏两岸风景,不时登岸游玩名山大川,到洛阳遥拜天子,至荥阳转道鸿沟南下,一直抵达大梁西门登岸。魏王圉亲自到大梁郊野迎接唐雎。

有了这次亲秦获利的成功先例,魏王圉终于决定,采纳唐雎的建议,和秦击赵。

他一面下密旨,派人快马加鞭奔赴邺城,命晋鄙部署兵力,准备击赵。一面派唐雎再往咸阳,求见秦王秦相,落实夹击邯郸后,沿太行山中分赵地事宜。

送走了两路使者,魏王圉长出一口气,随即吩咐郎中令道:

“魏无忌神通广大,寡人料这事瞒不住……”

郎中令等了一会儿,不见魏王圉有下言,却只咬腮帮子。又等了一会儿,忍不住低声问道:

“吾王欲臣如何?”
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