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程步
程步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4,806,589
  • 关注人气:1,267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86魏王妃亲爹被杀三年不得元凶原来凶手是

(2021-04-13 09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第86章 启封  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

魏无忌这个时候真的后悔了。

以如姬现在就吓成这样,回去绝过不了王兄那一关。

大冬天的你干什么去了?你去跟我弟弟约会,我弟弟气宇轩昂,英俊潇洒,是不是你们早有私情?

如姬就是跳进西河也说不清。

其结果,要不主动坦白,要不受刑不过,结果就是事情还没做就败露了。魏王饶不了如姬,自然也饶不了我魏无忌。

看来今日这事真的是乱了方寸,自陷绝境。

“走,回去。”

魏无忌对十步开外跟着的老奴说完,自己转身往回走。到了车子跟前一言不发,登上车子,一路颠簸回到府上。

魏无忌下车径直走到后厅,叫奴婢把他的侯服取出来。脱掉布衣换上侯服,挎上父亲留给他的佩剑,走到书架前,挑选了一卷书,然后在案几前坐下,打开书卷读起来,却是《商鞅刑民法典》。

魏无忌崇拜商鞅,却又对商鞅恨之入骨。对这《商鞅刑民法典》百读不厌,却又畏之如虎。

如果魏无忌做了魏王,他就要不遗余力地推行这部法典。他知道只要如此,魏国就能强大。可是如果他做公子,商鞅就是冤家死敌,这法典就是勒死他的绞索,割他肉的利刃。

现在好了,一切似乎离解脱不远了。

他预计,事情马上就会败露。如姬回到王宫后不久,最晚天黑前,王兄拿他的人马就会到来。寡人的宠妃,都能为你魏无忌可以立死,献上身体还有什么不能的?掺杂着王权兵权、声望女人的误会,是无论如何也讲不明清白的。

他已经想好了,只等王兄的兵马一到,他就拔剑自刎,免受屈辱,也让这一向的恩怨,一了百了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   2

魏王妃如姬,原本是大梁南面启封县令的千金,从小娇生惯养,天真烂漫。

两年前的春天,魏王圉出巡,行祭耕礼,如姬的父亲履职,在自己的地界迎驾。启封的百姓跟着看热闹,如姬也在下人的陪同下,裹在人群中。

无奈十六岁的少女,桃花般的绽放,芸芸众生中,老远就放着青春的光彩,一下就闪着了魏王圉的眼了。魏王圉老远就痴呆呆地盯着这张美丽的脸,一直到跟前,又走过去,却还忍不住转过头来,最后干脆连身体都转动了方向,早已失了君王出巡的威仪。

侍奉在魏王圉身边的内侍中郎姜豕,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,立刻心领神会,马上给手下人使了个眼色。一个奴才便悄悄地把如姬盯上了。

整个耕祭过程魏王圉都心不在焉,仪式结束回到王宫,打发走了所有随驾的嫔妃,魏王圉忍不住叹息一声:

“唉!魏国竟有如此天仙一样的美人,不知便宜了谁家的富贵公子。”

内侍中郎姜豕一听,赶紧就上前跪奏道:

“启禀吾王,天下的美女,理应归吾王享用。奴才这就去替吾王将天仙,请回王宫。”

“嗯?妄言。尔知道这天仙谁家女子?”

“回禀吾王,就是天上的仙女,奴才也要为吾王把她从天上请下来。”

“哦?”

魏王圉一听这话,心觉有门。俯下身来问明原委,当即赏了姜豕,只等美人入帐。

第二天,这姜豕就带了一帮卫士,由盯梢的奴才引路,直奔启封。到了启封,追到如姬家,一看是县令府宅,卫士有人就站住了脚。姜豕却迈脚直入厅堂,大呼小叫道:

“有人吗?爷来了还不赶紧出来跪拜!”

这天如姬的父亲正好没去衙门。一连十多天准备着魏王圉的耕祭,昨天忙完了,今天打算歇一天。听见外面人声吵杂,有个声音甚是蛮横,心里不悦,就踱着方步迈出厅堂,呵斥道:

“何人如此无礼啊?”

姜豕一听有人竟敢呵斥他,这就有点火起。

如姬父亲走进堂屋,抬头一看,认识,昨天打过交道,宫里来的内侍中郎姜豕,赶忙躬身施礼:

“啊,原来是内侍中郎莅临,失礼失礼。”

如姬的父亲没有跪拜,这本是朝廷的规矩。可是这姜豕在都城狗仗人势张狂惯了,一看这小小的县令,居然拱拱手就算是参见过本爷啦?好啊,咱们走着瞧。心里这么想着,也不还礼,径自大踏步走到正中主人席上,一屁股坐下,不等如姬父亲敬酒寒暄,就以不容置疑的口气道:

“本官奉命,带尔女返大梁,叫尔女赶紧收拾,立刻随本官上路。”

如姬的父亲闻听大惊,闹不清楚“回大梁”是什么意思,奉命是奉谁的命。

吾王看上我家千金啦?这不敢想,不可能!

那是哪个公子贵戚?这也不可能。小小县令的千金,也没四处招摇,怎么可能有这等飞来的……

奴才总是有两副脸,一副对上司对主子,那是胁肩谄笑的奴才脸,另一副是对下人对百姓,那是凶神恶煞的豺狼脸。

姜豕一看如姬的父亲没立时点头哈腰,应准谢恩,反倒是在那里打小算盘,就哼哼一阵冷笑道:

“怎么着?想要抗旨!”

“不敢。呃——中郎,要带我女儿回大梁,敢问是王差还是役差?”

如姬父亲这句问话软中带硬。

你要是王差,拿圣旨来。要是我女儿犯了罪,那你也得拿役差的羁押令来,不能如此不明不白地就要带我女儿走。

姜豕自然是既无圣旨也无羁押令,被如姬父亲这一顶撞,顿时恼羞成怒:

“你他妈少废话,赶紧收拾准备,本官候此要人。”

如姬父亲一看这样,索性也就撕破脸了,双手一揖道:

“中郎若既无圣旨,又无役差公文,本令不能许你带人。”

“反了你了!”姜豕一拍案几:“给我搜!”

如姬父亲也不示弱,拿手指着姜豕那一干人,画了个半圆喝道:

“休要无理!此乃启封县境,我乃本县县令!朗朗乾坤,青天白日,若敢胡为,当心性命!”

卫士一时被震住了。

姜豕一看,再硬抗下去怕是要吃眼前亏,于是嘿嘿一笑道:

“好,嘿嘿,有胆。嘿嘿,那你就等着吧!”

说完一挥手,带着一干卫士骂骂咧咧扬长而去。

          3

如姬的父亲回到后堂,把如姬的母亲叫了来,将刚才发生的事一讲,夫妻二人甚是紧张。

如姬的父亲想了想道:

“此事还是得小心防备。”

于是他就唤来衙役,让传令给县尉,叫他立刻派几个军卒来,在府上前后守卫。

如姬父亲的担心不多余。当晚,那姜豕果然又来了,只不过这一次除了姜豕之外,其他卫士都换上夜行的便服。

一伙人也没走正门,而是兵分两路,一路翻墙而入去劫人,姜豕带着四个人,备好车马在府外的暗处等候。

姜豕在魏王圉面前夸下了海口,如果不能把美人弄回去,担心魏王圉震怒。这阵子魏王圉老是冲郎中令发怒,姜豕看了觉着有机可趁,如果能抓住这次机会,把美人献给魏王,没准就能官升三级,直接取代了郎中令。

不一会,府内传来了吵杂声,跟着是一个男人的呵斥,听得出那是如姬父亲的声音。

突然就听“咣当”一声,大门打开了,两个卫士架着一个布袋蒙头的人冲了出来。姜豕立刻带人从暗处冲出来接应。

值守的县卒这时早已拔剑在手,正要上前拦阻,姜豕掏出腰牌杵到军卒眼前喝道:

“我乃魏王内侍中郎,奉旨拿人,休要多事!”

县卒闻言惊诧,木愣愣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这时候,如姬的父亲执剑追了出来,一把抓住了绑架着如姬的卫士,拿剑抵在脖子上厉声喝道:

“我乃县令,住手!如若不然,格杀勿论!”

县卒一看县令执剑在此,也就壮了胆子围了上来。

姜豕一看不好,拖下去必定是自己吃亏,搞不好性命不保。

于是他大喝一声,拔剑在手,大踏步走到如姬父亲跟前,也不打话,挥手一剑,竟然兜头带肩照着如姬父亲砍了下来。只见血光一闪,“咔嚓”一声,如姬的父亲,堂堂启封县令,身子一歪倒在地上。

就在众人惊骇之时,姜豕一挥手,卫士七手八脚把如姬塞进车里,紧接着车骑一阵呼啸,只卷起一番尘土,一行人扬长而去,立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如姬被蒙着头,并不知道父亲被杀。

一路颠簸,天亮时进了大梁城,直奔王宫。

进了王宫,姜豕让宫中阉侍把如姬放出来稍事洗漱,立刻就给魏王圉送了进去。

魏王圉一见梦中情人瞬间出现在眼前,自然是欣喜若狂,当时就对如姬宽衣解带。

这个时候的如姬,才知道自己进了王宫,面前这人就是天一样大的魏王,早已吓得四肢瘫软,呆若木偶。任凭魏王圉将她褪了衣裙,搬上床榻,颠来倒去,肆意辱弄,稀里糊涂做了魏王圉的嫔妃。

          4

启封县令被杀,自然是轰动了整个县城。

县尉着人稽查,很快便有了结果。可是这个结果报到都城御史府,从此便石沉大海,再无下文。

如姬也是半年之后,才知道父亲被杀的噩耗,一时间撕心裂肺,痛不欲生。

这天,魏王圉去如姬那里寻欢,进了院门,却见院中堂屋前,摆着一个案子,上面堆着满是金银珠宝。一时不解,凑近了仔细一看,竟全是自己赏赐如姬的宝贝,当时不悦。

进了屋,就让阉侍把如姬揪着耳朵,扯到跟前跪下。魏王圉一指门外院中,用近乎女人般尖细的声音喝道:

“讲!讲不出个所以然来,剥了衣服打。”

如姬跪在那里不等开口,早已是泪流满面。抽泣喘息中,便把父亲被杀的噩耗哭诉了一遍。最后如姬呜咽道:

“贱妾现在孤身一人,一无所有。身子给了大王,出不了王宫,无法替父报仇。贱妾只好将大王赐给贱妾的珍宝拿出来,报答肯为贱妾报仇雪恨的壮士。”

魏王圉一听,真乃感天动地。

当时上前一把把如姬搂在怀里,千般恩宠,万般爱抚。一看如姬的耳朵被揪得赤红,一时又恼怒。放下如姬走过去,把那阉侍狠狠地踢了几脚,这才解气。

想想就在寡人的眼皮底下,堂堂县令竟然就这么被杀了,居然逮不着凶手,这还了得!

魏王圉当即传旨,让严查速报。

可是圣旨下去了,日子一天天过去,却总是没有结果报上来。

魏王圉不可能整天想着这事,跑去跟如姬云雨的时候想起来,云雨完了就又忘了。如姬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杀害父亲的凶手却总是抓不着,连魏王圉下旨都不管用,不免愁眉不展,一天天憔悴。

就这么又半年过去了。

一天,魏王圉又去幸如姬。如姬在宫里时间长了,胆子也大了。一问父亲的仇人还没抓到,就拿话挤兑魏王圉:

“什么魏王,屁王,连个杀害县令的罪犯都抓不着。”

魏王圉一听火大,当即一个嘴巴扇过去,如姬被打得一头栽倒在地,脸上顿时被打出五个血红的手指印,半边脸肿了起来。

如姬为父报仇,一变弱女子刚烈无比。吃了一个嘴巴,也不伸手揉搓。从地上爬起来,当时就愤怒起来。魏王圉扑上来要扯衣裙,如姬一把将他推开,裹紧了衣服死活不让上身。魏王圉复又扑上来撕扯,如姬连踢带滚,两人厮打了半天,魏王圉始终不能得逞。

魏王圉恼怒,说是要杀如姬。如姬就把脖子一伸说:

“你杀你杀,反正我也不想活了。我到黄泉找我亲爹一起做鬼。”

魏王圉大怒,尖厉着嗓子喊一声:

“来人啦!寡人不信。剥光了衣裙,给寡人掰开了按住了。今日寡人不弄死你个贱货……”

四个阉侍闻声过来,扯掉如姬的衣裙,两个按住如姬的手,两个掰开如姬的腿,直扯得如姬爹呀鬼呀地哭号叫骂。可就这样,魏王圉在中间忙了半天,还是没能得逞。

魏王圉即怒又羞,叫阉侍把光着身子的如姬掼在地上,自己上前,使足了力气,狠狠地踢了十几脚,直踢得如姬疼得满地打滚,披头散发,满脸唾液血水,没了人样。魏王圉看了嫌脏,这才从如姬的房里出来。

出了如姬偏宫,魏王圉腹下一欲难消,本想找别的嫔妃把事情解决了,可是想想无趣,竟然自己一人回宫睡去了。

第二天,魏无忌来找王兄下棋,一看王兄垂头丧气的,脸上还有一道凤爪的挠痕,就呵呵一笑打趣道:

“王兄昨晚幸了哪个凤仙了,怎这般垂头丧气?”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