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_博金冠
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19子楚逃回咸阳后娶妻得子引发妻妾仇杀

(2021-08-25 08:00:00)
博金冠官网标签:

文学

分类: 《秦始皇》第一部《诈阬长平》

19章 刺客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1

秦子楚去雍城替父亲安排登基大典,不几日就转回了咸阳。

由于连续多年战事,国库空虚,秦王柱又一再嘱咐大典简办,只要祭天地,敬祖宗,心意到了即可,所以子楚也就转了一圈便回来了。

就要见到灵姬了,子楚心里忐忑,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暴风雨。

可是见了面一看,一切好像都过去了,灵姬嫣笑如常,夫妻二人复又如漆似胶。子楚在大松一口气的同时,不免又有几分好奇,于是赶了个夫妻欢娱的时候问灵姬:

“想明白啦?”

灵姬嫣然一笑道:

“怎么办?认命呗。”

子楚很高兴,自然听不出灵姬的话外之音。

可是,暴风雨终是无法避免。

突一日,有内侍来报:

“禀公子,赵国的使臣已抵灞桥,吾王让公子去迎接夫人和儿子。”

子楚听了欢喜,“噌”就站了以来,一面疾步去更衣,一面招呼灵姬让一块儿去。没想到招呼几声没人应,子楚伸头一看,只见灵姬咬着嘴唇坐在那里,脸色煞白。

“你怎么啦?”

灵姬痴愣愣不说话。

子楚以为这是女人的感情又战胜了理性,也就没在意:

“你要不想去就在家候着,一会儿过来行个礼就行了。”

府门前早已备好了车仗,子楚出门登车,一声吆喝,小小的迎宾队伍就驱动起来,向着灞桥急驶而去。

车仗一上灞桥,子楚抬头远望,却发现有点不对劲。

依照礼节,赵国的使臣和车队不能径直入城,而是应该在渭水南岸灞桥以外一箭之地的长亭驻足,等候咸阳城里来的迎宾队伍。可是子楚从灞桥上往南望去,长亭边根本没有什么赵国的仪仗,只有稀稀拉拉的几辆车,十几匹马,这与赵国使者前番说的太子礼相差太远,是不是人还没到?

子楚伸头问副驾上的内侍道:

“赵国的使臣离灞桥还有多远?”

“回公子,已经到了。”

“哪儿呐?”

内侍用手一指:

“那就是吧?”

子楚绷住脸不说话。

心说可恶的赵国,前番你追杀我,如今你又戏耍我。等着,总有一天本公子要你们好看。

这么想着,他挥了挥手,让车队下桥奔长亭。

到了近前,子楚发现更不对了。哪里有什么太子礼的仪仗!赵国的士伍破衣烂衫,马上载着伤卒,车上还扎着箭矢。

子楚心头一紧,怎么啦?出事了?

不等车仗停稳,子楚就跳下车去,顾不上两国的礼节,边跑便大喊大叫:

“夫人!正儿!”

赵国的使臣上前行礼,子楚也不还礼,直瞪瞪地冲使臣嚷嚷:

“我夫人儿子呢?”

“公子放心,天佑,公子夫人儿子皆安好。”

这时候从豪车上跳下来一个孩子,站定后拿眼睛瞅着子楚,瞅了会儿,回头冲车上喊了声“娘”,说了一句话,邯郸土语子楚居然没听懂。

豪车的车帘撩开,一个女人一迈脚从车上跳了下来,跟着回身又拉下一个孩子。

子楚一愣,心想这女人是谁?是我那窈窕淑女走路风摆柳,而且能歌善舞的赵姬吗?怎么变得如此皮肤黝黑,膀大腰圆了?

子楚没敢向前走。

对面的女人站着也没动。

片刻之后,只见那女人长吸一口气,跟着是一声歇斯底里的长嚎。七年的坚韧,七年的苦难和委屈,终于和着眼泪奔涌而出:

“公子——!妾没有辜负你!妾把你的儿子给你带回来了!妾死而无憾了!”

闻听此言,子楚心如刀绞,眼泪夺眶而出。

他不顾一切地奔上前去,一把抱住赵姬,夫妻二人哭作一团。

站在赵姬身边的虫蟜被这一吓,也跟着哭了起来。一旁的正儿只拿手揉了揉鼻子。

待情感喷发完之后,赵姬把两个儿子推到子楚跟前道:

“公子,这是正儿。这是你走之后,妾给你生下的次子虫蟜。”

赵姬转头对儿子说:

“叫爸爸。”

虫蟜怯生生地叫了声:

“爸。”

“叫爸爸呀?”赵姬催促正儿。

正儿摇摇头。

“摇头干嘛?”

正儿还是摇摇头。

“说话。”

“我不会。”

赵姬有点吃惊,也有点尴尬:

“你怎么不会啊?七年前你爸爸走的时候,你不是叫爸爸了吗?”

正儿还是摇头不说话。

赵姬有点窘迫,含着眼泪好言劝儿子道:

“正儿,这是你爸爸,你爹,马上就是秦国的太子了。从此以后,我们就要过好日子了,再不用受苦了。”

赵姬万没想到,正儿小嘴一张道:

“他如果是我爸爸,那他为什么扔下我们逃走?”

正儿一句话,复又引发了夫妻二人的伤心眼泪。

赵姬赶紧上前伸手要打正儿,却叫子楚一把拦住了。当年子楚躺在床上抑郁困顿时,就不止一次想过这句话,此时叫正儿这孩子张着小嘴“嘎嘣”一声说出口,真正是羞愧难当。

赵姬含着眼泪对子楚道:

“公子万不要计较,儿子小不懂事。”

子楚也抽泣唏嘘:

“我儿说得对,爸爸对不起你娘,对不起我的儿子。”

就在子楚、赵姬复又哭作一团时,正儿竟转身爬上豪车,重又坐在副驭手的座位上,一副完成了使命要打马回赵国的模样。

看着这一切,子楚更是心如刀绞,愧悔难当。

这个时候,子楚才有功夫询问,为什么一次豪华的太子礼行程会变成这样。赵国的使臣这才赶紧把一路的惊险说与子楚听。

“遇见了劫匪?”子楚问。

赵使点点头:

“不过这伙劫匪并不劫财,很明显是奔着夫人和公子来的。”

“何以见得?”

“公子你看,夫人和小公子乘坐的豪车,中箭最多。”

子楚看了一眼豪车点点头,复又疑惑:

“可是箭矢伤不了车中乘客,他们向豪车放箭有何用?”

“公子所言极是,开始在下也是这般想的。后来手下人告诉在下,小公子一直坐在车外。”

赵使拿手一指坐在车上的正儿:

“就是那个位置,所以,在下以为……”

子楚顺着赵使手指的方向看过去,顿时大吃一惊。不等赵使把话说完,他便撂下赵使,疾步向正儿和豪车奔过去。

子楚在副驭手座位前停下,抬头看上去,只见正儿坐在那里,身体的四周至少有十几个折断的箭矢或箭坑。赵使说得不错,这些劫匪显然是要杀死自己的儿子。可是令子楚大吃一惊的是,如果当时自己的儿子真的坐在这个位置上,他怎么可能毫发无伤呢?

子楚爬上车坐在儿子身边,看了看儿子,又看了看箭矢,复又看着儿子,然后问道:

“正儿,你看见劫匪啦?”

正儿点点头。

“当时你就坐在这里?”

正儿还是点点头。

“他们是要杀你吗?”

正儿仍然不说话,又点了点头。

“看清他们是谁了吗?”

话一出口子楚就觉废话。小孩子他能看清是谁?看清了他也不可能知道是谁。

没想到正儿却点点头道:

“看清了。”

子楚惊讶:

“谁?”

“刺客。”

正儿的回答,在旁人听来跟没说一样,子楚听了却心里一动。他似乎听出来,自己这个才九岁的儿子,话里不同寻常的意思。

众人一直都在说“劫匪”“劫匪”,儿子却用了“刺客”这个词。孩子不可能有什么深奥的分析,但是如果不是随口一说,那就表明,在幼小的儿子看来,这是一个阴谋。

子楚心里开始对这个儿子另眼高看了。

程步著长篇小说《秦始皇》第二部《函谷决死》

    2

大队往咸阳城里走的时候,子楚坐在车里一言不发。

坐在旁边的赵姬心知自己没了人样,又是快三十岁的女人,就不断拿话来讨好丈夫:

“哎呀公子,妾没想到咸阳这般的富丽堂皇,邯郸哪里能比!”

“嗯嗯,对,不能比。”

“哎呀,这渭水这般的清澈宽广,人说有水就有富贵,果不其然。”

“嗯,是。”

赵姬看着丈夫心不在焉,便凑近了一把搂住子楚的胳膊,小心地问道:

“妾是不是没了人样?”

“别瞎说。”

“妾听说你又娶了个美人,又聪明又漂亮,还给你怀了个儿子,妾替你高兴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妾不会嫉妒她,保证待她像亲妹妹。你去幸她妾保证不拦着你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赵姬看子楚还心不在焉,断定是对自己失望厌恶了。她便松开子楚的胳膊,坐在那里独自垂泪。

其实赵姬想岔了,子楚是在心里翻腾,谁要杀自己的儿子正儿?

出事地点在韩国境内,如果根据出事地点判断,刺客应该是韩国人。可是韩国人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儿子?因为与秦国有仇?父王还没有举行登基大典,自己也还没有成为太子,正儿最多就是一个王孙,有仇也不应该报在他身上,还下这么大的本钱。

不是国仇那就是家恨?

可是自己在国外没有仇人哪。如果是正儿他太外公家的私仇,他们既然能够在赵王的眼皮底下把赵豹一家灭门了,为什么还要远赴千里跑到韩国来下手呢?不合情理啊?

刺客不是来自列国,那就是来自秦国国内?

把思路一转向国内,子楚马上就想到了……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 博金冠官网下载地址,博金冠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